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白发戴花君莫笑

圣诞节这天,Q市下起了大雪。

苏沐橙出机场的时候叶修和韩文清已经等了很久,两人的头上都顶着不少的雪花,倒真像一起白了头。

世邀赛中国队凭着微弱的优势夺了冠,与巨大欢喜一起来到的,是叶修的倒下。这本教科书倒下的时候吓住了国家队全部人员以及刚刚来到苏黎世的霸图硬汉。韩文清带着人赶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了病情才回国。那张薄薄的单子就像是块石头,压在所有人心上。

肺癌。

似乎一切和癌症相关的都不会怎么好,苏沐橙一听到消息眼眶就红了一圈,再也没好过。反倒是当事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扯了韩文清就回家见家长了。

叶修父亲在某些方面对两个儿子的管教可谓苛刻,思想倒是开放的很,听说自己儿子找了个带把儿的,也不急也不恼,就让带回家看看。作风严谨的叶父看见韩文清就很喜欢,随即也就没反对。

叶修向着家人瞒着病情和韩文清住在了一起。安心的在Q市接受治疗。也见不了苏沐橙几次,每次都要被说瘦了。

这次也不例外。坐在车上,苏沐橙又唠叨了叶修很久,活脱脱一陈果第二。

好容易下了车,叶修示意韩文清先上楼,自己拉着苏沐橙在楼栋门口堆起了雪人。

以往每年都会做的事。

【沐橙你还记不记得咱第一年认识的时候,也堆了个雪人】叶修一边说,一边用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手在雪人脸上戳了两个洞,权当是眼睛【沐秋那时候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根蔫了吧唧的胡萝卜杵上去当鼻子,还拿俩石子儿当眼睛,还是一大一小,现在想想多像大眼啊】

【……】苏沐橙不太想说话,只是点点头。看向叶修的时候却笑了出声。

【嗯?沐橙?】听见笑声叶修有点疑惑,也不知道哪儿好笑,还没动,就被苏沐橙压回去。

【有朵花。】苏沐橙微微站起,从叶修头上拿下一朵梅花。

【多大仇啊…】叶修有点无语,【幸好没别人看见,不然晚节不保啊】

【叶修哥,我想起一句词】苏沐橙声里带了点哽咽【论坛上见的】

白发戴花君莫笑。

虽然现在也一样……

但是……

【会有那么一天的】叶修揉揉自家妹妹的发,【不过我那时候可不会戴花…不然啊…呵呵。】

苏沐橙扑进叶修怀里,任凭眼泪肆流。

很多年之后,苏沐橙叶修韩文清的头发真的白了,三个人还是聚在一起堆了个雪人,苏沐橙趁着叶修不注意别了朵花上去,韩文清骂了句胡闹却还是笑了起来。

苏沐橙揉揉眼,站起来。

她又梦到了以后,只不过每次都会被黄土落下的声音惊醒。

叶修说到的,他都做到了。唯独那年圣诞答应苏沐橙的,会有那一天。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