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那些年

#那些年#张安#

又是一年期末季,荣耀论坛上也免不了一阵鬼哭狼嚎。

安文逸趁着过年放假早早去了张新杰这边,反正由叶修带出来的兴欣早就信奉起了不要牧师。

茶余饭后,安文逸刷起论坛,看着一段段声泪俱下缅怀自己惨不忍睹成绩的忏悔书,安文逸笑出声。

多久远的记忆了。

安文逸从小算是个省心的孩子,也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的存在。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重点大学一路升上去,像这样挂科的事迹少之又少。

唯一一次还是在小学二年级。那时候安文逸也皮,跟同学打闹累了趴卷子上就睡了。醒来就已经交了白卷,回到家好学生安文逸免不了挨批。

当年还不知道叛逆期是什么的安文逸晚上偷偷跑到公园里,捡了些石子一个一个扔进池塘里。

【你再扔下去水塘可就平了。】安文逸不知道扔了多少石子之后突然听见背后有声音传来,【下次做事情之前考虑清楚会造成什么影响,别到了最后才后悔。】

安文逸看了看本来就没多少水的池塘,只当他是说自己扔石子太多。后来才慢慢明白这句话不只只说那件事。

于是现在的安文逸的冷静,很大一方面都来自于那句话。

今天看见这些因为荣耀无心学习的孩子,安文逸笑了出来。把当年的事分享给自家前辈听。

【文逸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挺出名?】好好学生交了白卷什么的,这可不只一个年级知道啊。【作为前辈和学长,我很开心。】原来我影响了你那么多。

没等安文逸反应过来,张新杰塞给人一条毛巾,把人推进浴室,看了眼时间,差十分钟十一点。【你还有十分钟时间,去洗洗吧。】

安文逸愣了很久脑子才重新启动,回神的时候时间过去了大半,哀叫一声赶快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看见张新杰已经躺好。

关了灯移步到床边,刚躺下就被人搂了个满怀。

【文逸,晚安。】

【晚安,前辈。】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