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全职】Silence

#喻黄#Silence


【一】


黄少天的烦是联盟里公认的。


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人,却迎来了暂时失声这回事。


暂时是什么意思?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或者一年两年。亦或者,是一辈子。


安静下来的黄少天隐隐让人心疼。就像是蓝雨战败后,他那一句我什么都不想说。


让人心疼。针扎一样。


【二】


自从黄少天失声,喻文州每时每刻都会陪着他。训练,吃饭,休息。就像游戏里的剑与诅咒,剑所指,诅咒随行。

直到一天午后,黄少天懒得动弹,也不想训练。喻文州倒也由着他。甚至自己也翘了训练。


搂了人在自己怀里。喻文州开口,带着一惯的轻柔。


“以前总觉得江副队很厉害,可以理解周队的意思。可以做他的人体翻译机。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因为我也可以。


少天,不能说话,没关系。还有我,你想说的,我可以替你说。


唯一遗憾的,只是不能再听见少天的表白了。”


【三】


黄少天僵在喻文州怀里,半晌才回搂住喻文州。


之后所有人便发现,黄少天越发凶残。没了语言攻击,他还有文字泡。别说是满屏,十屏都没问题。而且喻文州也纵着他,时不时还帮个腔。


喻文州生日的那天,黄少天起的很早。偷偷溜出去把蛋糕取回来已经上午。喻文州打开的时候看见上面大大的队长最喜欢你了,不由笑了出声。


蓝雨的其他人则是…


“卧槽卧槽墨镜呢!要瞎了啊啊啊啊”

“单身狗压力山大啊”

“小卢不要看前方高能啊!!”


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后者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耳根却红了透。


喻文州这次不想做翻译机,默默在心里脑补黄少天会说什么。


“怎么了怎么了就是最喜欢队长了怎么了!我知道你们都没本剑圣帅不敢和本剑圣一样本剑圣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记忆里的声音和现实重合,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黄少天扑了个满怀。“队长我跟你说我都快憋死了,他们跟我说要给你个惊喜什么的明明已经好了也不让我说话我看他们就是嫌我烦队长队长你不会嫌我烦的对吧!”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轻轻咬住人已经发烫的耳垂。

“我也最喜欢少天了。”


不顾蓝雨众爆发出的快瞎了这类话,两人抱了个忘我。


【四】


喻文州生日过后第二天,联盟停止了对开启语音比赛的讨论。


原因?



太烦。


FIN。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