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全职高手】突发事件

实为高考作文题写同人。

天津卷。【范儿】

国家队每个人,以及国家风范。但愿我能表达出来。

—————————————————————————————

1.

  世邀赛已经接近尾声。

  

  四进二。A国对J国。C国对K国。

  八月的苏黎世热的人发慌。更何况电竞选手们也不过是一群十几二十的青年,血气方刚。从酒店走到比赛场地,国家队的十三个人都一副要化了的样子。

  叶修拿出口袋里当初随手塞进去的纸巾,抽出一张递给苏沐橙,看着人一点点把汗水擦去,才开了空调。23℃,不算很低的温度,但对于他们这些刚才从外面进来的人来说,不能再合适了。

  两场比赛并非同时进行,一前一后的挨着,叶修他们在后面。主办方在比赛场地里另辟了训练室,以供国家队训练。

  十三台电脑整整齐齐排着,围着占了小半间屋子。另外半间屋子里放了张大圆桌,中心摆着投影仪。

  叶修打量了半天,感叹了东道主的用心。

  【诶诶这是酸梅汤吗?谁放的不会是主办方吧?这主办方也太人性化了,这都考虑到了?】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黄少天指着圆桌上那一排码着的杯子叫到。

  棕色的液体以及空气里飘荡着的梅子酸味无一不在证明这就是酸梅汤。还何况这些饮品还冒着寒气。

  对于这些热成狗的熊孩子们也算是莫大的诱惑。

  黄少天捧走了两杯,微微的凉意让他觉得整个人都是放松的。把其中一杯塞到喻文州手里,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尖尖的虎牙咬住吸管,无不透出满意的姿态。

  有了黄少天的开头,所有人也都上去拿走一杯,等叶修翻完训练菜单抬头正好看见唐昊拿起一杯。叶修喝住他。【你等会儿在喝,先训练,不服今儿等着坐板凳。】

  唐昊哼了声表达不满,但是也老老实实去训练了。并不是怕坐板凳,而是他前段时间正好肠胃出了毛病,这些冷的他还真不能碰。

  倒也算是叶修的温柔。

  张新杰和王杰希也没动。前者是因为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后者只是不太喜欢这种东西。反观喻文州和周泽楷,也是一副太酸了的样子把酸梅汤推的远远的。

  苏沐橙见叶修看她也就笑笑指了指自己肚子,叶修了然,揉了揉人发,端起一杯喝了口。

  多大仇?

  叶修皱眉,学着周泽楷和喻文州的样子把酸梅汤推得老远。棕红色的液体在白帜灯下轻轻的晃了几下,总归为一片沉静。

  被好好满足了的国家队开始安心训练,一时之间只剩下了键盘敲击声。叶修也刷卡登录了君莫笑,开始了常规联系。

  君莫笑是出发前才被陈果送过来的,说的是怕叶修无聊,实则还是想把这张帐号卡还给叶修,算是纪念。

  比赛场响起的声音让众人明白比赛已经打响,也让他们更加专注在训练上。

  异端也就这么被暴露出来。

  叶修低头看着那双手,那双美得不像话的手在经历刚刚一系列的微操训练之后,在键盘上抖得不像话。老了经不住了?

  显然不是!

  头晕的感觉不是假的。倒在自己肩膀上的黄少天也不是假的。

 

  【老叶我跟你说我觉得我已经不是手抖了,我觉得我已经要炸了,不对,是我的头要炸了】放慢了的语速,召显了主人的难受。

  其他人也基本一样。正常的也就是叶修,苏沐橙,喻文州,周泽楷,张新杰,王杰希,唐昊七个人。

 

  这阵型?

  张新杰先反应过来,拆了旁边喻文州没喝几口的酸梅汤,凑到瓶口闻了几下,确实有着淡淡的酒味。

  不过后劲似乎很大?

  确实。至少现在国家队把酸梅汤喝完了的都已经趴下。头晕,经过训练还会手抖。

  叶修踢了凳子站起来,眉宇间显出几丝愤怒,身子有些晃荡。毕竟他是他们中间最不擅长酒精的那个。【新杰,麻烦去附近药房买醒酒茶,要最好的。】一双手攥着垂在两侧,【大眼留下照顾好他们,我去找工作人员报备。】

  孙翔拉住他,直直看着叶修的眼睛。孙翔还算是清醒,刚刚他把酸梅汤碰撒了一多半,也是幸运。【八个人,够虐这群不敢凭本事比赛的混蛋了!】

  话说的很大,但也是现在所有人的心声。

  【孙翔小朋友你好好休息,哥还要去找工作人员报备哥上场的事呢。】叶修笑笑,一脸云淡风轻。【八个人确实够了。说了次人话,可喜可贺。】

  【叶修你大爷!】

2.

  话虽这么说,但时间和精力一点都不允许他们迟钝和放松。黄少天和张佳乐神志多多少少有些不清,肖时钦堪堪歪在电脑前,楚云秀靠在苏沐橙肩头,嘟囔着什么。方锐眼睛里满是水雾。

  喝下醒酒茶所有人老老实实找个合适的姿势窝着,企图用最快的时间恢复精力。剩下八个人围在一起讨论策略。留给国家队的机会真的不多,上场的人员无法重复,出去团队赛六个人外他们只剩下两个人参加擂台赛,也就意味着那两个人中的一个,至少要面对三个人。

  能打进四强的K国不是泛泛之辈,但今天做这事绝对够算是恶心。大将的缺失给叶修带来的极大的苦恼,但是已经下定决心要赢,那就要赢得漂亮。

  等到那边的擂台赛结束的时候,战术已经基本讨论完毕。叶修的风格,很冒险,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是个很好的反击。

  打脸要打的漂亮。苏沐橙笑眯眯的说出这话,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外表。

  团队赛也很快结束,所有队员起身往赛场走去。头还是微微作痛,但意外的是所有人步伐丝毫没有一丝凌乱。路过K国队员的一瞬间,喻文州温和笑笑,镜片上印着烈日的阳光。

  入座之后叶修拿出手机摆弄两下又放回去,静静等着比赛开始。十三个人笑着看着K国场地,就像叶修平时那样,懒洋洋的,又带着几丝嘲笑。

  不出意料的,K国队员慌了。

  蝼蚁妄想算计狮子,狮子却只会不屑的把他们踩在脚下。

  这是天道。

3.

  比赛开始。

  地图是随机的地图,四周都是方便躲藏走位的沟壑,唯独中央算是个平地,矗立着一方炮楼。很适合枪炮师的地图。

  孙翔第一个出场。

  半醉的人,却带了万分的斗志。

  刷卡登录了一叶之秋,起手一个豪龙破军,在对方神枪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把攻击吃了个全满。一杆却邪扫过,步步紧逼,没给对方任何还手的机会。

  K国的神枪已经蒙了,他们给C国下了绊子,却适得其反,现在的境况宛如当头棒喝。

  等到他反应回来,屏幕上的神枪只剩下半血,耳机里传来杂乱的噪声。疑惑再次侵袭他,但还是操作着神枪移了两个身格位,然后他便明白噪声从何而来。

  台下的黄少天看着这一切,没觉得难堪,反倒笑倒在喻文州怀里。

  【老叶我跟你说孙翔这绝对是私下好好研究你们队的莫凡了哈哈哈哈,你看你看K国那个神枪都傻了哈哈哈哈哈,哎呦我头好疼哈哈哈哈,我觉得这砸下去血条得清空吧诶诶诶诶砸了砸了!真空了啊哈哈哈哈这一分得的爽快,老叶你……】

  叶修扭头一巴掌拍上去。【头疼闭嘴,少天你就没一点当初你夜雨声烦被压在树下的自觉吗!】

  【我靠叶修你大爷!】

  倒也真的安静下来。揉着脑袋看着第二个选手登录,是个拳法家。

  孙翔趁着间隔揉揉太阳穴,他喝下去了不多,但是也不少,手没抖都是被心绪感染的。屏幕上的擂台地图被一叶之秋轰的一片狼藉,算是已经完成了叶修给他的任务。

  【孙翔,你首发。擂台赛好好打,另外无论什么地图,在第一场尽量把它轰平,场面越乱越好。就是拆迁流,不知道怎么做就把兴欣对霸图的比赛调出来好好看看,想继承斗神的名号就把这事干的漂亮一点。别砸的太碎,还要藏人呢。】

  之后的战术布置孙翔没再听,他的任务也就只剩下在一叶之秋的血量耗完以前,得到更多的人头分。看了眼一叶之秋的血量,98%。

  孙翔最后是把拳法家杀下去又带走下一个人70%的血才下去的。下场的时候手抖的不像话,哼了一声就直接坐在椅子上。

  第二个上场的喻文州。

  如果说孙翔的战斗让K国队员燃了起来,那么喻文州就毫不留情的泼了他们一盆冷水。从头到脚,一点不落。

  国家队的其他十二人几乎笑的都在抖,面对镜头的时候却又一副正经样子。

  安排战术的时候,叶修对喻文州就问了一句话,文州大大要不要考虑一下猥琐流?

  喻文州怎么回答的来着?好像是笑了笑,说了声服从领队安排?

  用国内直播上一条弹幕来说,这简直恍恍惚惚何厚华,我看了几遍才敢确定场上的真的是索克萨尔而不是海无量。

  【What do you want to do?】K国第五位选手忍不住,开了口。

  喻文州一边操作着索克萨尔吟唱,一边藏匿自己。温和的声音却说出了不客气的话【Teach you how to be a person.】

  国内看直播的粉丝都炸了,一方面是在感慨喻文州画风清奇,一方面是在猜测喻文州的意思。

  大漠孤烟:无耻!

  韩文清的消息一出来,大多数职业选手也都懂了国家队的处境大概是怎样,纷纷放下手头的事守着看起直播。

  喻文州面带微笑磨完了K国守擂大将的最后一滴血。

4.

  团队赛肠胃不舒服的唐昊做了第六人,其他几个人因为孙翔和喻文州开的好头精神也好了不少。更关键的是叶修这一大杀器上了场。

  两个战术大师。从未接触过的散人。

  K国的队长几乎脸都白了,比赛中间隐隐听见几声K国本国语,然后便是紧跟着的黄牌警告。方锐几乎都要掀桌笑了,对面K国那里气氛却不太好,方锐努力挤出一双真诚的眼睛看着他们,在心里默默比了个中指。

  五个人硬生生压的对方连打字的时间都没,战术安排都交给了语音。叶修缠着对方主力技能不断,背后的苏沐橙安心架起炮架,三条火力线就没停过。王杰希再一次用了魔术师的打法,一枪穿云的子弹在对方身体上溅起一簇簇血花。张新杰直接换了唐昊输出,K国队长还没意识到就被一板砖拍了下去。

  整个场面可以说是乱七八糟,但又让人热血沸腾。

  直到K国的第六人也被杀出场外,国家队的五人都在台上或残血或半血的站着。

  用实力,狠狠地甩了K国的脸。

  上台握手的时候张新杰侧身跟翻译说了几句,翻译一脸奇怪的对K国队员翻译了张新杰的话。果不其然,K国人脸色更差了些。

  【张副队说了什么?】苏沐橙拢拢头发,不经意的问道。

  【酸梅汤味道很好,多谢款待。】张新杰推推眼镜,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心真脏。

  叶修上场晚了些,来到自家队员身边站好,又是平时懒散的样子。【接了个电话,迟了会儿。】

所有人也都不在意。只是关心着叶修的身体,那显而易见的疲惫。

  颁奖的时候叶修压了压话筒,俯身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慢慢开口。

  【

  We are the champions even in the face of schemes and intrigues.

  There is no doubt that we are very strong.

  If you want to beat us, please by virtue of the strength.

  This is our style, also is our principle.】

  叶修的声音因为抽烟的缘故有些沙哑,低沉的男音回旋在会场。

  伴随着掌声雷鸣。

  回场的时候叶修的步伐踉跄起来。孙翔眼疾手快把自己手里的杯子塞给苏沐橙,把叶修背了起来。

  已经醉了。本来就是一杯倒的酒量,硬生生为了胜利撑到现在。

  苏沐橙意外的看着孙翔,手里的杯子带着暖人的温度。

  【给你的,看你一直揉肚子…我听我妈说那什么……】说到底还是没说出来,耳根却红了个透。

  苏沐橙也有些不好意思,道了声谢走到楚云秀身边,时不时回看叶修一下。

  十三个人,安稳走在苏黎世的街头,即将西下的日光沐浴着他们,所有人身上罩着淡色的光芒。

  便是他们的荣耀。

FIN。

脑洞:

【诶老叶看不出来啊英文说的挺好啊!】

【百度翻译。】

  叶•百度翻译•秋在B市狠狠打了个喷嚏。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