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老来多健忘【中】

这是个小清新文章。除了第一段。真的。

求评啊。

————————————————————

5.


From:黄濑凉太


  小赤司!明天老地方见啦!


  赤司点开短信看了几遍,最终还是妥协的叫来助理推掉了一天的行程。


  所谓的老地方也不过是他们奇迹的时代一起聚过几次的地方,那个时候黑子还在,总是带着不算明显的愉悦吸吮着赤司买来的香草奶昔,一脸无辜的看着青峰和黄濑吵闹。


  Winter Cup前他们出来聚会,黑子鲜见的迟到。赤司挑眉看着爱人,毫不客气地伸手在人脑袋上来了一下。看着黑子皱着眉退后,赤司笑开。


  那一天下着小雪,每次吐气都能带出薄薄的雾气。赤司毫不在意的牵住爱人的手,彼此交换着体温。发现黑子步调明显慢下来的时候,赤司顺着对方目光望过去,果不其然是M记。好笑的捏了下人手指,赤金异瞳里满是笑意。


  “赤司君很过分。”往日总是平淡的声音里带上了几丝埋怨。


  “哦呀,说了不得了的话呢。”拉着人继续向前走去,上扬的嘴角显现了主人的好心情,“迟到了不说,还想喝香草奶昔。哲也是要我惩罚你吗?”


  ……并不想。


  赤司清清楚楚从小透明的眼中读出了这三个字。松开人手捏了把手感极佳的脸颊,趁人发愣之际已经松手。手收回兜里,抬脚向前迈去。


  “征君。”黑子在背后开口,喊出了平日羞于说出口的称呼。赤司还来不及转身,就感到脖子上徒添了几丝暖意,低头便看见了一抹黑色的物体。黑子也已经追上来,绕到人面前,替人细细打理。


  “因为不知道该送征君什么,所以麻烦了母亲。虽然并不是很贵重,希望征君看在围巾是我亲手打出的份上,请不要嫌弃它。”黑子低头紧握着围巾的一端,通红的指尖,白皙的手背被黑色的围巾衬着,细小的颤抖也变得明显,无不透着几分紧张的意味。


  赤司笑出声,还没开口就撞上了那双水色的双眸,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水色里赤红的身影。


  “生日快乐,征君。”


  脸颊上温软的触感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但一切都因为这是黑子哲也第一次的主动亲近而显得意义不凡。


  一瞬间,心跳如雷。


6.


  工作几乎全部推掉,只是需要同一位外企的负责人见一面,洽谈下一季度的合作事宜。对方是一位东方女性,端庄素雅,赤司索性将人约在与奇迹约好的咖啡馆。一来二去,也不耽误什么。


  当你认识这世上互不认识的七个人时,你就能认识这世上的所有人。


  这话真没错。当早来的黄濑凉太看见自家队长和自己熟悉的东方女性坐在一起时,内心几乎崩溃。


  “小赤司为什么会认识瑛小姐!?”顾及到这里是咖啡馆黄濑硬是把声音压低了几个分贝,却依旧挡不住语气里带有的惊讶。


  “很奇怪吗,凉太?”恶魔依旧是恶魔。


  “很奇怪啊!瑛小姐和小赤司……总之很奇怪啊!”


  被称作瑛小姐的女性只是淡淡饮完自己杯中的茶水,没有在意黄濑话里的迷之停顿,然后护着高隆的腹部站起来。“和赤司先生合作很令人愉快,希望赤司先生能给我一个机会,略尽地主之谊。黄濑君,太失礼了。”


  流利的罗马音从人口中说出,淡然的语气一如某个离开三年的人。


7.


  From:瑛小姐


  邀请了合作方来中国游玩,虽然还没有明确答复,不过可能需要占据你的客房。毕竟一个单身男性和孕妇住在一起可不算是很妙。会介意吗?


  被称作瑛小姐的温婉女子一脸笑意的发出消息,脑补了一下即将出现的画面,不由得笑出声。强忍着笑意又补上一句。


  【对方是你认识的,奇迹的时代哦。】


  手机在掌心转了几下,终于振动了起来。


  【虽然有些困扰但并不算介意。可以的。】


8.


  赤司还是决定赴约,这个东方之国对他而言的吸引力确实巨大。


  藏匿了黑子哲也三年的。东方之国。


  飞机起飞的时候赤司翻出随身携带的文件,还没看上两行便被同行人盖上。


  “既然说是出来游玩,就请赤司先生不要让自己再工作了。”丹凤眼中尽是笑意,拿起放在手边的书籍盖在文件上,“我很喜欢这个作家的文章,因为作家是日本人的缘故,所以书籍出版总是中日文两种版本。手边正好有日文版的,勉强推荐给赤司先生。”


  女士的邀请总让人难以拒绝。


  出于礼节,赤司接过了书。封面是浅淡的蓝色,硬质的封面翻开露出里面黑色的字迹。


  白纸黑字,仅仅翻看了几页赤司就已经明白,这本书的作者究竟是谁。因为大学时期,这个人作品的第一个读者就是他。遣词造句,无不在透露着这个人的身份。


  黑子哲也。他心心念念的人。


  书里夹着一支秀气的书签,赤司翻到那一页,发现正是后传。


  〖


  …………


  自国中时期开始,就很喜欢留在图书馆。来到中国以后也不例外,多亏以前对中文了解颇深,才导致没有发生过失礼的事情。印象最深的是有天在图书馆读到的这样一句话。


  只是春光如此,却见不得你。


  那一瞬间忽然想起国中时期的恋人,所有的一切都似乎还是历历在目。分手以后小孩气的跑来这里,一呆三年。在这岁月中,却从不曾再见你。


  以前就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尤其是那些诗词,很奇妙的总能贴合自己的心绪。但却一直无法找到一句话,能够形容现在的自己对那时感情,对那个人的心绪。直到这天,看到的故事里的一句诗词。大概是最为真实的倾诉出这三年的点滴。〗


  这页的内容到此,翻过下一页要面临的仿佛就是审判,赤司不自觉倒抽了口凉气,他没有那么自信,自信到黑子哲也在三年之后还爱着自己。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人一直盯着自己的目光。


  翻过这页,五个不同以前的文字映入眼帘。是中文,却不妨碍赤司征十郎去辨认。


  〖老来多健忘。〗


  一切尘埃落定。


  心里一阵刺疼,认命的闭上双眼,遮住了那双已经失去了光彩的赤色双眼。


  哲也…并不算老…


  所以不要忘。可以吗?




TBC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