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老来多健忘【下】



9.


  每个人的一生总会爱上那么几个人,深刻的爱过,痛过。但是最终都被时间抹去,也许多年以后再回想起,只会感慨自己健忘,忘了一切的一切。


  奇迹聚会的那个晚上,兴许是多日来梦见黑子哲也的缘故,兴许是合作人提出了前往中国游玩的邀请,兴许是三年来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积累到了尽头,赤司只记得自己一直在灌自己酒,最后成功把自己喝到断片,倒在沙发上呢喃着哲也两个字。


  再醒来是在第二天中午,太阳的光芒已经过于刺眼。头还有些隐隐的疼,掀了被子还没下床,绿间推门而进。


  两厢无言,最后还是绿间打破了沉静。


  “昨天你醉了,我的公寓离那里最近,所以才让你在这里休息了一晚的说。”绿间推了推略有滑下的眼镜,见赤司大概恢复过来才又开了口,“赤司,作为朋友,我们都希望你能和黑子和好。虽然我和那家伙向来不和。”


  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赤司冲绿间说了句抱歉,先划开短信,正是青峰。


   【去中国吧,把阿哲带回来】


  信息有点大你让我冷静一下。


  赤司觉得自己几乎要混乱了,又夹杂了愉悦和感动。自己与哲也分手的时候,奇迹们虽然没有说很多,但还是与自己疏远了。其中青峰尤甚,毕竟自己是真真实实辜负了哲也。


  而现在,所有人,都在希望自己把他带回来。


  “谢谢,真太郎。”年轻的帝王再度流露出当年WC败北后的神情,尽管感谢的对象又已经关了门出去。


  其实绿间听到了赤司的话,嘴角轻扬,握紧了手中的幸运物。


  最后再帮你一次的说。


  沉浸在喜悦赤司丝毫没有察觉到大家说的是让他把黑子哲也带回来,完完全全没有担心他该怎么去找到黑子哲也。也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他把自己喝断片之后发生了什么。如果他知道了,恐怕会为了自己的形象而选择把奇迹们杀掉灭口。


  第一个发现赤司征十郎喝醉了的是一向一切都漫不经心的紫原敦,随后便是一个两个的安静下来,狭小的包厢里只剩下赤司的呢喃。


  “小赤司…这是喝醉了?”黄濑蹲在人面前,轻轻用手碰碰赤司的肩膀。“决定了!既然小赤司已经喝醉了又这么想念小黑子,那么就打个电话好了!”


  月前黄濑去中国拍摄广告的时候与黑子哲也相遇的事奇迹们也都知道,而且还一致决定不告诉赤司。


 绿间还没来得及阻止,狭小的包厢里就已经传来拨打电话时特有的声音。毫无意外的,他听见了许多抽气的声音。


  “你好,这里是黑子哲也。”特属于少年清冷的声音在包厢里响起。即使三年来未曾听过,但也是熟悉无比。


  “小黑子!小赤司喝醉了!因为超级难见所以想到给小黑子打电话了!”黄濑的声音一如往前与青峰one on one惨败后与少年撒娇,只是紧紧握住手机而显得有些泛白的指尖表明了他现在究竟是多么紧张。


  “赤司君喝醉了?”通过电磁波传过来的声音里有一点疑惑。


  “是啊小赤司喝……等等小赤司!!!!!”话还没说完黄濑就突然拔高了音调。因为在抬头之际正好撞见了那双赤红的双眼。


  “哲也?”大抵是听到了心心念念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是的,赤司君。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幸亏黄濑之前按下了免提,以及手机通话质量还不错的缘故,得以让两个人可以沟通。


  “赤司征十郎。”喝醉了的赤司异常的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说了出来,只不过吐字有些许模糊。


  “那我是谁?”


  “黑子哲也。”包厢里的灯光略微有些昏暗,但是青峰却似乎看见他笑了下,“哲也,我好想你。”


  对方却意外的沉默了。很长时间都没再开口。以至于黄濑一度想挂掉电话结束这场闹剧。


  “我也是,征君。”


  然后电话迅速被挂断,留下一串忙音。


  赤司似乎是没有听见那句我也是,更似乎是没有听见那句征君。他把脸深深埋进手掌里,却并没有什么大用处。


  因为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位帝王的眼泪。


10.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众多的巧合凑在一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所以睁开眼对上那位正含笑着的东方女性时,赤司征十郎感觉脑海中有东西一闪而过。


  “赤司先生还好吗?”秀气而纤细的双手抚着隆起的腹部,眼敛微垂。“看您只看了后记就闭上了眼,是不喜欢吗?”


  “你和他什么关系?”是朋友,还是夫妻。


  赤司征十郎这个向来优秀的男生此刻的智商恐怕连五都不足。


  “不知道呢…哦呀,到了呢。”


  飞机缓缓降落。对话也终结在这里。


  手机刚刚开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女人冲赤司抱歉的笑笑然后点开。


  【出了机场请来10号站口,我开了车。】


  “他来接了。10号出站口。”行李早就都被赤司拿着,她也只是领着路,把这位黯然神伤已久的总裁大人领到心爱的人面前。


  赤司的内心一惊。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经过短短的旅途显得有些凌乱,似乎搭配的也不是那么合适。


  不过几步路的距离,赤司却觉得走了很久。看见他们过来,车里的人推开门下来,三年未见的水色就这么又撞进自己的世界。


  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只剩下那点浅浅的蓝。赤司却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迈出步子去靠近他,因为他的耳边回想起刚刚在书里看到的那句话。


  【老来多健忘。】


  “嗯?抱歉没有听清楚,赤司君说了什么?”黑子哲也已经走过来,伸手想要接过人的行李,却似乎听见赤司说了什么。


  “……不,没什么。”想要说点什么,却还是没说。或许因为那句老来多健忘,或许因为那句疏远的赤司君。


  黑子开车的水平不错,不多时便进了一个小区。赤司一起跟着他们走进房间。更也许是他们两个人的家中。


    开门的一瞬间赤司觉得自己有些想要落泪,简单整洁的客厅里充斥着属于黑子哲也的味道。


  “哲也,借用一下你的电脑可以吗?”趁着黑子拿着食材准备做饭的间隙,瑛小姐问道。


  “可以的,瑛小姐请自便。赤司君可以找本书看,我记得茶几上有很多。招待不周非常抱歉。”


  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比如赤司对黑子哲也的爱与日俱增,以至于刻骨铭心。比如黑子哲也的手艺,再也不是只会做水煮蛋和那个大学时期才学会的汤豆腐。


  简单的吃完午饭,赤司呆愣愣的看着黑子把瑛小姐送出门然后回来收拾碗筷。


  似乎是察觉到赤司的失态,黑子笑笑,“我和瑛小姐只是朋友,赤司君请不要多想。”


  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找到归宿,也终于有了些许勇气。他已经冷了太久,看着水色的背影都也觉得徒增暖意。


  这一次他不再害怕,一步步向心爱之人走去。从背后把人抱了满怀,却什么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黑子哲也也就任他抱着,侧头吻上赤色的发。


  “征君。”


  不再是午夜梦回时听到的那句征君,而是真真切切的。


  “我爱你,哲也。”因为头埋在人的肩头,赤司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像是平时的清朗。


  “嗯,月色很美。”黑子转了身子与人抱了满怀,他大概已经明白自己爱着的人被瑛小姐坑的有多惨,或许还有黄濑君他们。“征君是笨蛋。”


  赤司猛然抬头,以唇封唇。


  或许他们错过了很多,但是爱还在,月色也很美。即使现在是白天,即使现在下起了小雪。



尾声.

 

  两个成年男人挤在并不是很宽大的床上,四条腿相互纠缠着。半夜的时候黑子醒了过来,属于赤司的气息完完全全包裹着他。


  腰间还有点疼痛的感觉。赤司并没有做的很过分,隔了三年再染情事,赤司用了足够的耐心,再和着三年来的愧疚和心痛,赤司舍不得让黑子难受半分。


  披上衣服走到窗下的书桌前,推开钢笔的笔盖在素白的稿纸上写下赤司误解了的话。


  深色的墨水在纸面上晕开,带着浓浓的情意。


  〖老来多健忘。〗

  〖唯不忘相思。〗



END





草草的收了尾,感觉很不舍。

老来多健忘的上写完发出不久,父亲就进了急救室。这段时间几乎是熬过来的。越是难过,内心就越是柔软。

当初看到这句诗的时候就深有感触。

也是偶然间的一个想法,把这句诗送给了赤黑。早一步晚一步,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很多东西都没有表达出来,感觉很失败。这两天会把上中下修改一下再整合。后期会有很多很多的番外。嗯,会比正文还多。

接下来就是白夜行,学长黑和学弟赤之间温水煮青蛙的故事。

感谢大家喜欢。

以及从贴吧追过来的小天使们,让我看到你们好吗?登上lof看见了粉丝数上了一百我也很困扰啊。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