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Dream

一发完结。目测有刀片。如果最后逆转了会删掉这句话。


短篇。大概。


—————————————————————————————


  夜晚的人们总会滋生各种各样的情绪,寂寞难耐占据了大部分。就像一坛尘封已久的清酒,有着清淡的酒香,入喉却是刺激着神经的辛辣。


  被人们奉为人生赢家甚至是神明的赤司征十郎,也不过是寂寞中的一员。


  而他寂寞的源泉,不过是他国中时期的队友,一个存在感极低,也并不是很优秀的黑子哲也。


  大抵没有一个人会去相信,赤司征十郎这个人在爱情上唯一一次的经历就是暗恋。还无疾而终。


  高中毕业的那一天,他以前队长的身份把奇迹们约了出来。即使粗神经如青峰,也多多少少感觉到赤司对黑子的感情,意识到这次聚会也不过是赤司终于下定决心和黑子表白罢了。


  三月里的樱花已经悄然开放,开的如火如荼,极其美丽。翠绿的枝叶上沾有清晨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满树烂漫的八重樱, 如云似霞般炫目, 透出了一股甜美的气息。铺满樱花的青石路上站在鲜见安静等待黑子的奇迹们,阳光如骅骝逡巡独步,樱花片片飘落,仿佛冬日落雪一般纷纷而下。


  “啊,黑仔好慢啊…”零食已经见底,紫原有些不满起来。


  “敦,再等等。”


  可惜那天他们没能等来那透明色的少年。


  粉色的樱花浸在鲜血里沉浮,空气中的铁锈味压过了甜腻的花香,压的赤司征十郎有些喘不过气。天蓝色的发丝染上了耀眼的红,往日写满情绪的眸子紧紧阖上,再也不会睁开。


  哲也。


  黑子哲也。


  那副画面就一直定格在赤司的脑海里。美到极致,刻骨铭心。


  在睁眼不再是那件冰冷的办公室,而是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还是满树盛开的八重樱,如火如荼的开着。就如同那天一样,不同的却是身边没有奇迹们的身影。


  “很抱歉赤司君,路上出了点事,让你久等了。”声音在身后响起,惊的赤司头皮发麻。转过身时脸上却是云淡风轻。但那双赤金异瞳却被情绪染的更为妖冶,如同猛兽发现了猎物。


  自从少年走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片蓝,即使是梦中。


  蓝发乖顺的贴着脸颊,白皙的手指无意识的搔着鼻尖。少年的痕迹还没有褪去,眸子里的蓝色一如天空一般,似乎可以包容一切。但此时,这双眸子里只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等你很久了,哲也。”从少年到青年,却从未等到你。


  “真的很抱…”


  “不是那个。”知道少年根本不会明白,赤司索性打断了道歉的话。“走吧。”


  “诶?”黑子有些疑惑,但还是跟着赤司离开。他对赤司一如既往的有着信任,即使两个人已经不再是同学,不再是队友。


  看见熟悉的建筑出现在眼前,黑子哑然失笑。


  游乐园。


  父母带着孩子来这里,很正常。手指羞涩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来这里也很正常。但像他们这样的组合来到这里,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怪异。


  “怎么?”赤司买完票回来自然而然的牵起黑子的手,十指相扣,“我记得哲也可是同意要陪我一天,反悔了?”


    “并没有。”手心传来温暖的热度,让人很舒服。


  黑子放弃了挣扎,顺从了这位帝王。


  个鬼啊。


  “我不去。”黑子努力保持着面瘫的表情,“请问赤司君今年三岁吗?”


  几乎是把所有的项目玩了一遍,在黑子询问赤司下一步的计划时,赤发少年伸出手指指向不远处的器材。


  旋转木马。


  似乎是很满意黑子的态度,赤司笑了笑。“其实是四岁?”


  “……”黑子转身就走。


  赤司拉过黑子,不轻不重的在人脑袋上来了一下。“禁了你的奶昔而已,态度就变成这样了?”


  是的。在黑子看见游乐场里的M记时,被赤司以让我等了很久所以没有香草奶昔喝为由把他拦了下来。午餐也是以饮食特训的名义给黑子点了超出平时饭量许多的饭菜,其中还包括了甜椒和胡萝卜。


  黑子一脸我并不想跟你说话的表情看着赤司,丝毫不知自己的举动让后者的内心变得多柔软。


  “呐,哲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语气陡然变得严肃,“去那里。”


  不是再说之前的旋转木马,而是一方处在樱花林中的长凳。


  清风卷着樱花纷纷而下,如同樱花雪。夕阳的余晖里,适合告白,适合表明心迹。


  “哲也,不好奇吗?”双腿随意的搭着,赤司装着不经意的问起,“我等了你很久。”


  “说实话,确实很好奇。”双手不自主握在一起,似乎是很紧张的样子。


  “我在等你。”知道自己将要离开,离开这个梦境。“等你离开我。”


  离开篮球部,离开帝光,离开奇迹,离开赤司征十郎。甚至是离开这个世界。


  “小征?”玲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再睁眼又回到了黑暗阴冷的办公室。


  “玲央。”赤司努力压下想流泪的冲动,拿了外套离开了座位。少年最后的话,给了他太多的震惊。


  “小征,你的肩膀上那是?”擦肩而过的瞬间玲央就看见人肩膀的樱花,在这个樱花早已衰败的季节,“八重樱?”


  “或许。”把樱花从肩头抚下,赤司开口,“我做了个梦。”


  “嗯?”


  赤司没再说话。


  很美的梦。


  【我并不会离开赤司君,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赤司君。】


  一句话。足够赤司支撑着,过完这辈子。


END。




————————————————————————————
接下来会开始写白夜行,然后写点文。
欢迎大家来私聊我。更文前会私聊你立个flag,比如说今晚更文,不更千字肉一类的。
并不是什么大大,文风也很诡异。产量低,质量差。感谢你们看到这里,感谢你们包容我。
谢谢。

评论(3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