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26字母(上)

Accidental,意外的


  赤司和黑子的第一次相遇充满了偶然和意外。两个人都曾做过设想,如果没有那一天,或是稍稍再晚一些,赤司征十郎不是如今的赤司征十郎,黑子哲也也不是现在的黑子哲也。


Bet,打赌


  赤司和自己打过一个赌,在他发现自己喜欢黑子的时候。他赌自己不会是先告白的那个。但是黑子哲也这个人从来不在他的掌控之内。在看见长相清秀的女生涨红了脸对黑子告白时,赤司就明白,自己赌输了。


Complaint,申诉


  每次休息日的中午,黑子总会一边揉着腰,一边用眼神表达对赤司的申诉。后者总会一本正经的保证下次会注意,然后如此循环。

  无力的申诉。


Drama,戏剧性事件


  赤司鲜见的把自己灌醉了,没有了平日的风度,撒酒疯般的抱着黑子,控诉他平日里的“恶行”,比如没有主动给过【丈夫】早安吻,陪二号的时间比陪他多,诸如此类。最后把黑子压在床上吃了一次又一次。最后黑子在抱去做清理的时候,终于在恍惚间明白了有什么不太对。

  可喜可贺。


Ego,自我


  “忤逆我的人,即使是父母也要死。”

  曾经赤司在WC开幕前的话再一次被搬出,不同的是现在说出这话的是黑子哲也。黑子一直很明白自己爱人以前的自我,如今学着他的语气说出这话多少只是调侃。后者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赤金异瞳中满是笑意。


Fearful。可怕的


  所有人都觉得赤司是个很可怕的人,但是却从没想过黑子更甚。没有厚重的压迫感,不动声色,但更让人心惊。赤司深知这一点,比如现在。看着自己面前紧锁着的房门,赤司叹口气。

  这可是比他还可怕的惩罚。


Glow,脸红


  无论是刚被赤司告白了的黑子,还是刚被黑子亲了脸颊的赤司,平日平淡到毫无表情的脸上,都染上了几点红晕。


Hell,地狱


  恋情公开以后,黑子看着收到信件上的“既然耽误了赤司君,还是请你下地狱吧!”这种小孩子的话,面无表情的把纸团成一团。

  如果是因为赤司君,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Illusion,幻想


  衬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一片大好风景。与樱花同色的唇瓣正含着自己的手指,无论是唇瓣柔软的触感还是舌尖舔过指尖的触感,都让赤司觉得热气上头。

  “赤司君,请收敛一下视线。太羞耻了。”

 


Justification,正当理由


  赤司要去出差了,为期一周。直到被赤司压在床上,黑子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所谓的接下来的一周都会处于哲分不足之中,所以现在要好好补充算是什么正当理由。



Kiss,吻


  赤黑之间第一个吻是在繁花盛开的樱花树下,在纷纷落下的八重樱里,两个人细腻的描绘着对对方的爱情。


Lifetime,一生


“你愿意和你身边的这位男子结为终身的伴侣,一生尊重他,信任他,无论贫穷、富贵,永远对他忠诚,以他为荣,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Manly,有男子汉气概的


  黑子哲也向来很有男子汉气概。即使他作为受方和赤司在一起,他依旧保留着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比如床上。

  阿门。



  TBC


来,预计一下被吞的可能性有多大。


明天更新白夜行01,渣作品终于做好准备放出来了。不更我把另一篇尘埃吃了。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