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白夜行01

学弟赤x学长黑。黑子强化。

温水煮青蛙,慢热。

————————————————————————————


  正值五月,算是一个好时节。没有春日那么料峭,没有夏日那么燥热。春夏相交之际,也就五月令人舒爽一些。


  如火如荼的樱花早已落下了帷幕,粉色的踪影倒是见不到了。五月的风一来,素白色的花朵便迫不及待的从绿荫间钻出,随着清风,带出一片甜腻的香气。


  五月,感染的不仅仅校园一角的风景。


  刺眼的太阳丝毫没有抵挡住这群少年对篮球这项运动的激情。课后的一馆训练场上,拍球声此起彼伏,鞋底与橡胶地面的摩擦声不绝于耳。左躲右突,激战正酣,却也是打得尽兴。即使是帝光这样一所篮球名校,即使是这所名校里的一军训练馆,每个人的脸也都是坚毅中带着兴奋。最后索性就脱掉衣服,光着膀子来回躲闪,跑动。


  在他们看来,篮球会带给他们无法阻挡的冲劲。篮球代表了很多,超越兴趣,也不仅仅是喜爱。


  尤其是在这里,是在帝光。


  开学一月有余,篮球部的招新总算是告一段落。不同于往年,这次招新以后,四位新人被选入一军——这是在以往从未有过的事情。


  赤司征十郎便是其中之一。


  他此刻并没有在训练,而是和一同升入一军的一年级新生绿间真太郎,青峰大辉以及紫原敦三个人一起在角落里听训。并不是犯了什么错,相反的,是因为他们太过优秀,以至于从一开始,整个社团都极为看重他们。


  除了……


  “以上。”身为副部长的虹村修造看了他们四个一眼,不长不短的黑发上还挂着汗珠,“另外,由于队长暂时事务较多,所以整个篮球部暂且由我负责。对于队长,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尊重,不然…”


  虹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寓意一眼便明。


  “是!”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为他们在这片战场的厮杀拉开了序幕。


  不知道二年级那边有人说了什么,几个光着膀子的人迅速拿起衣服穿好,动作快到带出了残影。


  赤司提起唇角,却不觉得好笑。


  随后为他们四个今天特殊定制的2 on 2引来了大批人的围观,也许是他们的训练已经结束,也许是强者的吸引力。


  赤司绿间一组,青峰紫原一组。初有雏形的他们不是那么强大,但是每当有人想起他们只是刚刚升入国中一月的学生,内心便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一军的所有人,无论正选或者非正选,都有了一种预感。


  他们会创造出奇迹。


  被围在圈里的四个人注意力全在球场上,直到终止的哨声吹响,被掌声包围。


  “很厉害。就像是…奇迹。”清淡的声音在人墙背后恍如一池春水,夹杂着冬日的寒凉,沁入人心。


  没有看见人,只能听见他的话。人群嘈杂,清浅的声音也就融于其中,却又那么突兀的印刻在赤司耳边。


  训练结束的时候就已经风云突变,原来泛着热气的天空阴沉下来,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所谓祸不单行,在他人匆匆忙忙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赤司一脸无奈的拿起洗涮过的拖把,安安静静的做着清扫任务。


  脑海中依旧是那个声音。不过是对他们四个人最为浅显的评价,却有意无意牵扯着他的心弦。更或许是那个声音本身,轻轻淡淡,一扫初夏的温热。


   馆场外树叶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响,仿佛人们的窃窃私语,无形的风一改方才的温和,急切的卷起水分尚足的树叶,高高抛起。


  在赶去更衣室的途中,就已经闻到泥土的气息。说是急匆匆的架势,但放在赤司身上,却有着别样的优雅。


  虽然几近确定更衣室已经没有他人,赤司还是扣了扣门才推门而入。却因为里面的画面而吃了一惊。


  映入眼敛的是一截软白的腰肢,大雨来临前的风在两个人之间打了个旋,运动完不久汗水还未尽落的肢体不禁战栗了下,对方显然加快了动作。也许是因为冷空气的侵袭,也许是因为赤司推门发出的声响。


  随着衣服的剥离,白皙的背部一点点暴露在空气中,不算强健,却也不羸弱。背上凹凸骨感的线条以及随着动作而起伏的蝴蝶骨简直算是性感到极点。


  拉下衣服的瞬间,淡蓝色的发丝也终于得见天日,如同大海一般的蓝色,在沉闷阴暗的雨天显得温暖和平静。


  “失礼了。”水色的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给了别人多大的刺激,更也许是他觉得把别人一直晾在那里不太合适,于是在还未穿好衣服的时候,就直接转身,冲着赤司鞠了一躬,“我是黑子哲也。”


  拜自己的良好视力所托,在人转身鞠躬的一瞬看清了人乳【】头的颜色,不似平常人一般的深色,而是樱花一般的颜色。赤司觉得自己可能不太好。至少在他出生的十多年里,他从没有这种想要捂着鼻子离开的冲动。


  “赤司征十郎,请多指教。”努力压下心头的躁动,表面淡然的走向自己的衣柜,如同机械般的换衣服。


  狭小的更衣室里,只能听见布料摩挲的声音。赤司和黑子的衣柜相离很近,以至于赤司用余光可以看见黑子的动作。从腰腹开始,慢条斯理的把衬衣扣子扣上,直到颈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带着一些色气的意味。


  大雨婆娑而下。急切的打在地面上,带起嘈杂的声音。打好领结的赤司难得愣了一下。


  他没有带伞。


  不过也没什么。虽然不喜欢被雨水淋湿的感觉,可是却也能让他冷静一下,然后好好想想自己的失态。


  “赤司君,需要一起吗?”不知黑子是什么时候换好了衣服出现在了赤司身边。


  赤司皱起眉头。


  “嗯…请陪我一起离开学校,赤司君。”或许看出了对方的不悦,黑子很明智的换了说法,“是请求。”


  赤红的眸子里染上了笑意,心里却是一沉。


  黑子哲也显然没有想太多,踱步到了门边,撑开了那把淡蓝色的雨伞。


  赤司接过雨伞撑在两人头顶,在漫天喧闹的雨幕里,划出了一方寂静的天地。


  “多谢了,”赤司顿了顿,“黑子前辈。”


TBC


没头没尾的。后期再改吧。


提问,为什么是赤司君撑伞呢?


评论(3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