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26字母(下)

Necessity,必需品

  黑子还没睡醒就被赤司当行李一般卷走,迷迷糊糊的直到上了飞机才醒来。

  “赤司君,可以解释一下吗?”

  “昨天哲也可是提醒过我要把必需品都带走的。”


Original,原始的

  对于爱,赤黑夫夫都是在对方的陪伴下,以最原始的方式,慢慢去摸索。爱到深处,情到深处,欲望自然而然。他们也都用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去宣泄自己的爱意。直到有一天,黑子不小心看到了赤司电脑上存储的某些小电影。那份原始感消失殆尽。


Passion,热爱

  两个人都对一些物品有着超出常人的热爱。比如黑子对香草奶昔和篮球,赤司对汤豆腐和篮球。对于篮球,让他们相知相识,两个人虽然不是篮球笨蛋,倒也相距不远。而另外两样,黑子除了水煮蛋以外第一个学会的,就是汤豆腐。赤司有时也会在天气温暖的日子带回家一杯香草奶昔。


Quandary,不知所措

  看着醉了的黑子,赤司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不知所措。不过被自家恋人紧紧搂着表白的感觉,确实不错。


Recall,回忆

  秋日的下午,阳光穿过落地窗撒在简洁的室内。赤司把黑子抱在怀里,翻看以前留下的照片,回忆着那些人,那些事。有时相视一笑,有时交换一个甜腻的吻。


Special,特别的

  黑子似乎对所有人都跟温柔,对赤司也是。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赤司没少因为这个原因而吃干醋。但是漫长的相处之后,赤司明白,自己对于黑子哲也,是特别的存在。反之亦然。


Tender,温柔的

  “赤司君很温柔。”

  黑子曾不止一次这么说过。然而诚凛篮球部的部员没有一个相信的。尤其是火神。


Uneasy,心神不安的

  高一假期去领成绩单的那天,黑子突然觉得心神不安。等到看见成绩,黑子就明白这份不安来自哪里——每科都是低空飞过,国文也是勉强优秀。

  中午吃饭的时候赤司打过来电话,询问成绩的事。黑子梗了一会儿,然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Vary,改变

  赤司和黑子两个人在一起之后都改变了不少。比如黑子渐渐可以做出一桌像样的饭菜,比如赤司收敛了那份中二病。但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比如。

  “哲也,请解释一下汤豆腐里为什么会有裙带菜。”


Whatsoever,无论什么

  “我们会在一起,无论什么都不可能分开我们。”

  “征君笨蛋吗,我只是要去做饭。”


Xyst,运动场

  他们是在运动场上相识的,篮球更是在高中三年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所以一直以来,在空闲的周末,他们也会到篮球场上,来一场 one on one,输赢分体位。


Yield,屈服

  赤黑夫夫难得的争吵是因为二号。赤司向来讨厌不【nian】听【hei】话【zi】的狗,但是当他面对那两双一模一样的蓝眸的时候,可耻的选择了屈服。


Zap,精力

  黑子大学毕业后不负众望的成为了一名幼稚园老师,兼职是一名作家。有的时候会累到一根手指都动不了,有的时候却可以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然而身为黑子恋人的赤司征十郎,总会以同一种方式去消耗黑子的精力,然后把人也累到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END

三天都有更,快夸我。

26字母中所有梗欢迎领走。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