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争夺者

文…大概能对题?

必须写的脑洞。脑洞来自亲身经历。目测短小。

第一次挑战逗比类型。估计不会很逗。

赤黑已交往设定。

————————————————————————————

  黑子哲也喜欢的东西其实很少。篮球,书籍,香草奶昔。

  所以黑子一直以来都觉得能够进一军打篮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倘若在训练后再买一杯香草奶昔的话,那就是更幸福的事情了。

  灯火阑珊,黑子捧着奶昔走在路上,小心的避过人群,穿过喧闹,走到人烟渐稀的路上。口袋里的手机微微振动了几下,黑子小心的把奶昔转移到拉着挎包带子的手上,腾出右手打开了手机。

  来自赤司征十郎的信息,内容却是一片空白。

  还没等黑子去回复这条怪异的短信,变故就已经发生。

  有人从后面冲上来,黑子被撞开的同时,感到手上一空。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黑子稳住身子,呆愣愣的看着双手。挎包还在,手机也还在发出幽暗的光。但是……

  ……奶昔…被抢了?

  黑子往前望了望,脚步声还在清晰的回响,隐约能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影。

  追?还是不追?

  黑子哲也,平生第一次,彻底呆了。

  也许是昨天的变故,黑子在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最后被实在看不下去的赤司拉进了更衣室,然后对着黑子的敏感点一阵蹂躏,直到黑子笑出泪来。

  赤司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把气息不稳的黑子抱在怀里。赤红的双眼里写满满足的神色,微微眯起,显现出一派自在的样子。

  “哲也有心事?”

  面对恋人,黑子也没有端着,老老实实把事情说了出来,试探性地问了赤司为什么会发那条怪异的短信。

  “所以哲也因为奶昔被抢走所以训练心神不宁?”赤司避而不答。

  “是的。虽然说很喜欢奶昔,但是被抢走之后真正介意的是那杯奶昔我已经喝下去了一半。”黑子面色有些不好,可以看出来他的不安。

  以至于没能注意到赤司征十郎在一瞬间皱起的眉头。

  “这么说的话,以后我会亲自送哲也回家的。”

  “这样子太麻烦赤司君了,请允许我…”

  “我的话是?”

  “……绝对的。”腰间收紧的手臂昭示了主人的不悦,黑子十分了解赤司的尿性*,顺从的改了口“多谢赤司君了。”

  “乖孩子。”赤色的双眼闪过了一丝光亮“既然这么麻烦我了,补偿呢?”

  这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

  黑子•被吃豆腐•哲也内心崩溃。

FIN

小剧场1:

  很久之后,在练习赛结束以后,黑子叫住了青峰,一脸凝重。

  “那天被撞到之后就有感觉,经过这么多场比赛也算反复验证了我的猜测。所以说,青峰君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所以说疑问语气你是怎么说出肯定的啊!

  “阿哲你听我说这真的不是我愿意的都是赤司啊!!!阿哲你别生气啊!!哲!!”

  黑子哲也,向来不擅长大声说话的黑子哲也,在这天下午的篮球馆,吼出了他这辈子最大声的一句话。

  “赤司征十郎你个混蛋!!”

小剧场2

  “那杯奶昔呢?”

  “扔掉了。”

  “……”扔掉了也就是说有可能会被别人捡到,被别人捡到也就有可能被别人喝掉,喝点的话就相当于和哲也间接接吻了。

  赤司•老流氓•征十郎很理性的分析了一下。

  果然,大辉你还是太碍眼了啊。

————————————————————————————

对了,那个小星号,来,跟我念,尿【sui】性【xing】。念【niao】【xing】的我们绝交。

评论(2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