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槲寄生

预祝圣诞快乐,吃苹果了吗?
高能预警
—————————————————————

赤司和黑子都不算是注意各种节日的人,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总是能过了这个节。

比如圣诞节。不过是赤司生日后的五天。

家里冰箱空空如也,趁着自己闲暇,黑子决定去采购。也正是出来了,沿街看见各个商家摆出的圣诞树,黑子才想起来,圣诞节要来临了。

既然想起来了,黑子自然而然是要送一份礼物的。亚洲的圣诞节虽然没有欧洲那边的气氛氛围,但总归是个节日。在小年轻的眼里,也算是个小情人节。

在圣诞礼物和买菜之间权衡了一下,黑子决定先去解决圣诞礼物。毕竟在拿着某些虚有其表的礼物去买菜和拿着菜去买礼物之间,黑子更倾向于前者。

他为赤司挑了一条领带以及配套的领带夹。深色的领带触感极好,也是赤司平日里喜好的样式。思索许久,黑子决定直接把礼物放在恋人的书桌上,他并不想重蹈覆辙。

笑话,二十号那天在他奉上生日礼物以及一句生日快乐以后被赤司轻飘飘的两句话回复了,还顺带在床上呆了一天。

一句是“哲也,你觉得老了一岁对我而言会很快乐?”,一句是“或者说另外一种确实让我很快乐的方式,就是让我在这天把你做的下不了床。”

禽兽。

把所有东西放在玄关,黑子的呆在一片漆黑的房子里。

赤司还没有回来,这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去藏匿这些礼物。但是他现如今所有的思考能力都被一样东西夺取——地铁上的槲寄生。

早在几天之前他就看到消息有个组织在所有的地铁上悬挂了槲寄生,充满着爱意。回家的途中,他站在角落里,看到两对男女专程跑到槲寄生下拥吻。

心中涌起了那这辈子本都不该属于他的情绪。羡慕和嫉妒。

羡慕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当街拥吻,而不需要小心翼翼的避开人群。嫉妒他们可以被其他人祝福,而不是关系揭露出来时异样的眼光。

同性恋终究不是这个国家的主流。

可是黑子哲也,想在槲寄生下,亲吻赤司征十郎。他的同性恋人。






“周五那天,征君有空吗?”一场情事过后,黑子难得腻在赤司怀里。

“应该是有的,”大致回想了一下日程表,赤司确信那天十分清闲,“哲也有事吗?”

“是的,希望那天征君可以陪我去坐地铁。”

不是想去哪里,而是想去坐地铁。

赤司挑眉,俄而微微颔首。





站在长久未来过的地铁站口,赤司心绪万千。黑子只是把自己约了出来,然后留下了一句地铁站见就没了踪影。

赤司向来是没什么耐心等人的,或者说总喜欢恶趣味的让别人等他。对于黑子哲也,他却总是拥有用不完的耐心。

“征君。”迟到了的黑子从后面搂住赤司的腰,头埋在后者的肩窝。

“走吧,哲也。车快到了。”赤司拍拍人手背,他看不见恋人的表情,只能垂下眼,试图从极为零星的东西里找到恋人反常的答案。

极其漂亮的双手,纤细却不瘦弱的手臂,淡蓝色的长发从肩头垂下来。

等等。

淡蓝色…长发?!

身后的人也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松手绕到了前方。

针织的纯色毛衣看起来极为考究,黑色的短裙和过膝袜,脚踩着一双灰色的靴子。

怎么看都是女孩子的打扮。尤其是那头蓝色的假毛。

“哲也?”赤司觉得鼻子有点痒。







最后黑子几乎是恼羞成怒的把赤司拉上了地铁,人不算多,正好可以站在槲寄生的正下方。

赤司不知道是因为理亏还是在脑补一些少儿不太适宜的东西,老老实实的任着黑子摆弄。

直到嘴唇上传来熟悉的触感。余光正好瞥见那片槲寄生。

一切明了。

赤司当即反客为主,扣着黑子的脑袋,深吻下去。

真是…够犯规的。

圣诞节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一生一世只有彼此的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

不需要询问,不需要解释。只需要知道,岁月静好。


Fin

—————————————————————
伦敦的地铁被人绑上了槲寄生,拉了Edward去接吻。
结果被调戏的够够的。
圣诞快乐。

评论(1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