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争端

溪溪,你要是让我看见评论下面你回哈字,我咬你啊。

第一次尝试这种画风,希望大家能喜欢。
以及很抱歉一直以来的占tag行为。

哲也生贺01
—————————————————————




这是他们之间最大的一次争吵。

黑子把自己摔进酒店的大床上,闭上了那双已经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向来不是爱哭的人,但是言语伤人,怎么抵得住。

很多人都觉得黑子以后会选择做一名幼稚园保父,或者是作家。但是他却进入了商场,没有硝烟,却杀机四伏的商场。很多人觉得黑子以后的结婚对象一定是一位知书达理的高雅女性,或者是那位名叫五月的女性。然而,他选择了和赤司征十郎在一起。

风风雨雨,同舟共济。

他们以前不是没有过争吵,因为家庭上一些事情,或者在公司有些事情的理念不合。但是有句俗话叫做,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就是秀恩爱。赤黑夫夫也算是个中翘楚。

黑子是赤司的秘书。是黑子提出的。因为他想要去帮赤司,帮他去驱散身为赤司财阀社长的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帮他去排除异己,帮他照顾他的身体。也是陪伴他,陪伴他去开辟属于赤司征十郎的商业帝国。

而这次的争吵,就来自这份爱,来自于商。

说白了,不过是因为一份合同。和佐木集团的合作。 商人都是看重利益的,佐木集团的社长更是如此。而且不择手段,唯利是图。而这次合作于赤司财阀,于赤司本就是一招险棋,更不用说佐木集团背后的社长会给他们下多大的套子。

黑子相信赤司能赢,但是要赢的代价实在太大。赤司是个努力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拼命的人,如果波澜再起,黑子毫不怀疑赤司会不顾及自己本就是初愈的身体,煎熬自己的血水。

他是极力反对的,但是赤司却不知怎么,像是铁了心要继续下去。争吵简直是必然。

“哲也,你知道向来我不喜欢别人忤逆我。”

“我想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是赤司君这种决定请允许我不同意。”

“驳回。”

“赤司君!请你为每个人考虑可以吗?这件事情很明显就是骗局,为什么还要去参与?如果赤司君执意如此的话,那么我…”

手心与脸颊相触的瞬间发出清亮的掌声。恍如利刃撕裂暴风雨前的安宁。

“呐…哲也,我可不记得何时赋予了你这种权利。”敢来忤逆和质疑,甚至是威胁。“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又以为我是谁啊。”

黑子默然,稍长的发丝遮住了他的一切表情,包括那渐渐红肿的左脸。

“赤司君…”声音染上了些许哽咽,“请你还是冷静一下吧。”

语罢,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跌跌撞撞的走进茶水间。茶水间与赤司的办公室只隔了一道墙,黑子可以很清晰的听到那里的动静。

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接着就是赤司把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透过百叶窗的缝隙,他看见赤司追了出去。

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告诉赤司,他在这里。

“你以为你是谁啊。”

恶语伤人,如彻骨寒风。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巧妙的与赤司错开时间,黑子回到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些衣物,住进了酒店。

拇指大小的手机卡已经和手机分离,并排放在床头。早已经习惯那个人躺在自己的身旁,猛地少了赤司的陪伴,终究是一夜难眠。

不知道赤司君昨天睡得怎么样。这念头刚刚生出的时候把黑子吓了一跳,毕竟两个人还处于冷战的阶段,转而又了然。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把手机卡再装回手机。开机。

几十条短信涌了进来,发信人无一不是那个名叫赤司征十郎的恋人。


………

“哲也,在哪里?”
“回家吗?”
“你的外套还在椅子上,别让自己冷。”
“钱带够了吗?”
“不要去喝香草奶昔,现在还是冬天。”
“哲也疼不疼?”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哲也?”
“哲也,昨晚睡得安稳吗?”
“今天还来公司吗?”
“记得吃早饭。”


“……”黑子哲也努力压下额角的青筋,极为用力的按下了锁屏键。

这真的是赤司一号而不是黄濑二号吗?!

事实证明,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手机再次响起,依旧是赤司。

“哲也似乎是没有带走内裤,如果今天还是不回来的话记得去买。”

黑子气急。

我们现在是吵架了吧,冷战期对吧。赤司征十郎你老妈子属性犯了就算了,你还跟我谈。内。裤。

真的是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吐起。

黑子哲也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极为温柔的回复了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是还没有冷静吗。那很抱歉呢,我(还)这(是)段(请)时(你)间(去)就(死)不(一)回(死)去(吧)了。”

赤司“……”



解决了某人之后,黑子哲也几乎是愉悦的穿好衣服去洗漱间打理自己。先是把乱糟糟的头发抚顺,以往这个工作都属于赤司,不过最近作死太多,黑子暂时选择了忘记这个人。

刷牙的时候猛地看见镜子里自己脸上的手指印,轻轻戳上去有些刺疼。但他并不怪赤司,那时候他们两个都没有保有理智。

无奈叹口气,整理好衣服,打出漂亮的温莎结。把行李简单收拾了下就去退了房。

冷战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虽然他现在真的不太想看见赤司。

把东西放回家里,黑子去车库取出并不常用的车子,准备赶去公司。系好安全带的同时,手机再次响起。

划开,并不是赤司。而是公司里的玲央前辈。

“小哲,合同!!”

黑子差点破口大骂摔了手机。几乎是以街区所允许的最大速度行驶赶去公司,紧抿着双唇直接冲进赤司的办公室。

却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哲分不足。”正是赤司。

熟悉恋人品性的黑子很快就明白自己被骗了,有些气恼的给了赤司一手肘。

赤司闷哼一声,双臂却收的更紧。“还疼吗?”看着怀里爱人脸上自己施暴的痕迹,赤司低头将唇贴上去,“哲也,抱歉。”

“如果觉得抱歉就请放开我,说实话我现在还在生气。”蓝眸微闪,继而努力摆出严肃的样子,“合同呢。”

“中止了。”赤司眼带笑意,“赤司夫人带头不同意,合作自然会被中止。”

或许是某个称呼太戳爆点,黑子额头的青筋再次暴起。用力推开赖在他身上的赤司·黄濑君二号·征十郎。

“赤司君。我暂时不想和你讲话。”黑子顿了顿,“在你和我解释清楚赤司夫人这个称呼以及为什么会知道我有没有带某样东西之前。”

语罢,推门而出。

回到办公区准备把手机关静音的黑子再次收到了某个幼稚男人的短信。

“生日快乐,哲也。”

Aho。

黑子笑笑,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印下一吻。

还是原谅他好了。


END

评论(4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