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Samsara

与龍銀君的联文,两世赤黑。
抱歉最后渣的自己不敢看。
哲也生贺。

—————————————————————


帝光中学篮球部,在所有喜欢篮球运动的国中少年心目中,都算是神往已久的地方。

因为奇迹的时代。

但是说到底,这些所谓的奇迹们,也不过是比常人更为努力的天才。他们也同常人一样。

“小赤司好可怕,真的不是恶鬼吗?”经过特训之后,黄濑发出了一直以来内心深处的感慨。

“恶鬼!?太轻了吧,起码也是大天狗吧!”

“哈!?天狗哪里有恶鬼合适啊小青峰!”

黑子哲也静静的坐在休息区的长凳上,看着堪称活宝的两个人拌嘴。如果不是用来恢复体力的淡盐水还含在口中,黑子一定会告诉他们,你们太失礼了。以及,你们口中所谓的天狗恶鬼队长就在你们身后。

青峰君,黄濑君,走好了。

在霓虹这个国家,鬼神之说并不是什么奇特的东西。像是恶鬼,天狗,酒吞童子之类的词语在孩童时期就已经熟悉不已。黑子哲也对于这些也只是半信半疑,毕竟在他十五年的人生中,从没有遇到过任何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在黑子哲也一如过往每一天一样,从M记捧着香草奶昔出来,走上那条背离热闹街区,人烟稀少的小巷,试图抄近路赶回家里的时候。他的人生观念,第一次发生了动摇。

来自鲜血的铁锈气弥漫在小巷中。在这有些淡泊的月色里,一具颇有姿色的女子倒在地上,脖颈处还冒着殷红的血。

还有三两个身影站在一旁,为首的那个享受般的吮去手指上的鲜血。

黑子哲也不是傻瓜,他自然明白自己遇见了什么。

暗夜里的花,吸血鬼。

试图从脑海深处找出曾经在书籍上见到过,那为数不多的对付吸血鬼的方式。却是徒劳。毕竟他对这些一向不感兴趣。而且吸血鬼本身也是西方国家更为盛行,而非东方。

“忘了规矩了吗?这里可不是让你们觅食的地方。”熟悉的音调,却充满了平日里所没有的戏谑。

黑子还没能接受这个可怕的信息,那抹赤红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中。

他的队长,赤司征十郎。

“自然没有忘记,赤司大人。”为首的男人恭敬的冲赤司俯下身子,“擅自在您的地方狩猎,给您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看似恭敬,实际却有着些许轻浮。赤司不怒反笑。隐隐向着黑子所在的地方掠过一眼。

被发现了。

黑子几乎僵在原地,无法动弹。也几乎是在赤司移开目光的一瞬间,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捂住了黑子的口鼻,将他带入更深的黑暗中。

“请听我说。我是人类,不会伤害你。但请你好好呆在这里,不要出来,如果让他们闻到你的味道就不好了。”也是黑子所熟悉的声音,却丝毫想不到会是谁。就着当下的姿势点头,那人放开了手。

“我会保护你的。”

语罢,像是证明一样,两枚小巧的银色蝴蝶刀干脆利落的掷出,没入向他们走来的两个吸血鬼的胸口。古老的吟唱声在耳畔响起,周围的空气如同置于烈火中一般扭曲起来。

夜风尚且清凉,冲散了突生的眩晕感。黑子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帝光的天台,而非那个充斥着血腥味的小巷。

“感谢…诶!?”本想好好感谢这位不知姓名救了自己的人,转身的瞬间却呆住。自己面对的,不是任何人,而是自己。身着浅色和服的自己。

“请不要惊讶,我会解释的,不过在此之前请等待一段时间。”对面的黑子哲也浅浅的笑了一下,撑着边的栏杆,翻身跳下。留给黑子了一个纤瘦,浸着鲜血的背影。

黑子猛扑过去,却只抓住了空气。上天像是觉得还没有和这个少年开够玩笑,在他的头脑还未恢复正常运转的时候,把他推到了一个冰凉的怀抱里。

黑子忍不住侧过头,正好露出了那段白皙的脖颈。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抹张扬的红发,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抵着血管的獠牙。

“哲也,做好觉悟了吗?”






凯尔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遇事不顺,出来捕猎被人类撞见罢了,还被猎人撞见,然后又被密党的王撞见。

如果不是吸血鬼内部严禁自相残杀,他一定会被那个名叫赤司征十郎的王咬断脖子。还有那个人类,如同刚出生的小鹿遇见雄狮一样,心跳声仿若鼓点,真当吸血鬼的听力和人类一样吗。

至于那个猎人…凯尔看着那两枚蝴蝶刀尾端古老而熟悉的花纹,暗暗苦叫一声。

贝尔蒙特的家族。

他真走运。

银色的光辉如利刃一般从背后划出,与地面相接发出清脆的声响。

“Patrick Belmont,参上。”

银色的鞭子安安静静的嘲笑着凯尔的窘态。








微风轻巧的打了个旋儿,带来料峭的寒意。被赤司冰凉气息笼罩的黑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赤司君,请不要这个样子。”真的很冷。

“哲也不怕我咬下去吗?”说的话绝对是带着威胁的,赤司却老老实实的放开了黑子。

“我相信赤司君。”

闻言,赤司有些许动容,俄而又被掩去。“真是有趣的发言。”

“那个猎人呢?”短暂的停顿之后,赤司上前一步与黑子并肩。

“猎人?”黑子有些不解。

“吸血鬼猎人,带你来这里的人。”赤司伸手替黑子整了下有些凌乱的短发,“哲也的身上还有他的味道。”

那个自己!

黑子一惊,却无法开口。

“没有看见他的脸吗?”赤司并没有看透黑子的心思,只把他的默然当作肯定。“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是黑子哲也,或者说Patrick Belmont。”

黑子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和服青年,不由睁大了双眼。

“黑子哲也?连名字都一样吗?”

对方颔首,看着黑子背后还亮着的电脑,“哲也君大概对一切已经了解一些了。”

“是的,不过还是有些不明白。”

“请不要担心,我都会告诉哲也君的。”同样叫做黑子的青年停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我是来自百年之前的黑子。按照现在的说法,这种情况应该叫做穿越。”

“我是贝尔蒙特家族的当家,而哲也君所认识的赤司君是密党首领。我们之间大概是渊源极深的,所以如果被赤司君发现我的存在,应该会很麻烦。”

“那个时候,那个凯尔已经发现了哲也君的气息,不过因为我身上刻意放出的鲜血气味遮盖了,所以凯尔并没有发现哲也君的真实身份。带哲也君离开的方法是瞬间移动,大概算是…魔法?”

“很厉害呢,嗯…”

“如果名字叫不出口的话,请叫我一号吧,毕竟我可是哲也君的前世。或者Patrick。”

“一号君很厉害。”黑子从善如流,“不过一号君是受伤了吗?”

“是的。”一号颔首。

“请一号君务必答应我在这里养伤!”

“非常感谢。”

夜尚寂静。

TBC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