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没时间码字,发点东西证明自己还活着

告白不成功



单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一个人欢喜,一个人难过,一个人吃醋。

总之所有事都是你一个人的。和别人无关。

再神奇一点,没准哪天暗恋就变成了明恋。要么见光死,要么发现两个人都在进行着这折磨人的暗恋。

如所有人知道的那样,暗恋这种事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平凡到极致的人才会去做,对于【哔】富帅来说,暗恋这种事简直算是谋财害命。

然而,遇见喜欢的人,就算你长得帅,该跪还得跪。

当绿间听到赤司说他是暗恋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天道好轮回。至于赤司究竟暗恋的是谁,他确实没什么兴趣,毕竟那种天之大任,降在谁身上听起来都挺惨烈的。

“真太郎看起来并不惊讶。”

“因为你平时表现的太明显了的说。”

是黑子哲也。其实绿间是知道的。毕竟赤司整天利用职位之便行视奸之实这种事已经被他撞见过多次,也真亏得黑子这个被视奸了的人一点都感受不到那充满饥渴意味的视线。

“呵。”

明显有个卵用。暗恋对象情商低出天际,赤司又属于一件事如果没有足够把握绝对不会去做的人。所以无论从赤司主动告白还是温水煮青蛙的把黑子哲也拐回家来说,赤司的追妻之路真不是一般的漫长。

大概…可喜可贺。






老来多健忘,番外,助攻


樱花开的正好。那是赤司在接回黑子之后亲手栽种在院中的,虽然弄的自己一身狼狈,但却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拼命的想对黑子好,想要弥补他,想要补偿这么多年对他的亏欠。在他们从中国回来,奇迹们颇有默契的没有来打扰他们,赤司只觉得他们这次颇识时务,黑子一脸平静的窝在赤司的怀里,内心却忍不住呵呵两声。

征君你太天真了,他们只是怕死而已。

如同新婚夫妇,赤司和黑子两个人多少有些黏腻。黑子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果断把自己的电脑搬进了赤司的书房。一个人办公,一个人创作,静谧的书房里只有偶尔响起的键盘敲击声,以及和乐美好的氛围。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空白的文档上,黑子忍不住打出这几个字。侧脸看眼赤司,后者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时不时从桌面上抽出一份文件,认真做着比对。

黑子叹口气,从抽屉里拿出惯用的入耳式黑色耳机,与电脑连接时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的电脑上向来会存储着近来评分颇高的电影,此时点开,不过是一种陪伴。即使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他也想在赤司的身旁。

轻车熟路的从存储盘里找到名字为电影的文件夹,却惊奇的发现里面多了一个文件夹。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进行过与之相关的操作。带着好奇,黑子点了进去。

里面只有一些以数字排名的视频,从封面图画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轻击鼠标点开了为首的视频,丝毫没有注意赤司望过来的眼神。



其实从黑子看过来时赤司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过没有点破。等黑子的注意力回到电脑上以后,他才大大方方的开始视奸。




监狱梗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监狱这种东西的话,那么,赤司征十郎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肮脏。

例如现在。

在这个被隐藏在森林深处的监狱中,无论他们从放过怎样的罪行,怎样恶劣。他们现在不是阶下囚,只能任凭这些普通的狱中军官玩弄。在幽深的夜里发出娇媚的喘息,渴求这一时的安宁。

愚蠢。

大步走过这些房间,没有给任何人一个正眼。也许这些人入狱前,也是地方上的一霸,才智能力过人,毕竟能够进去这里,都要有些资本。但是现在,他们沦为蝼蚁,肮脏不堪。

一间间囚室的尽头是道门。与众多囚室不同的构造彰显了里面人员的不同。赤司征十郎抬头,与门上的监控头对上。赤金异瞳里映着黑漆的洞口。

刷卡验证了身份,按键才缓缓出现在眼前。说白了,如果等级不够,别说见到里面的人,连密码你都输不到。

三次输入密码,每次都是不同的六位数,每天都会改变。一个数字出错都不能再打开这道门。赤司征十郎以鲜有的耐心输入着密码,等待着最后一道工序。

安安静静的等着键盘翻转过去露出门把手,伸手握住。指纹扫描之后,听到了预料之中锁开的声音。

他赤司征十郎,确实有这个进入这间牢房的资本和能力。

推开门走进去,静静等门阖上,把外界的喧闹和淫靡隔绝出去。

只留下这个静谧的世界。







尘埃



01
当赤司拖着疲惫回到这个已经两月没有回过的家时,突然心生悲凉。

这是他和黑子哲也的家,在十年前他允诺要给少年的家。而如今,他在刚刚过去的两月里,要么宿在办公室的休息间,要么在酒店里放纵,夜夜笙歌。他坚持了十年,却还是没能永久下去。

而黑子哲也,在他夜不归宿的初期还会打电话询问,许是他敷衍的语气或许明显,黑子后来就改成了发短信,再后来连短信也没有了。

他站在公寓门前,迟迟没有开门。屋内一片漆黑,也许少年已经睡下,也许他只是坐在黑暗里,睁着那双水色的眼睛,默默的发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学会了犹豫不决。赤司叹口气,开门进屋。如同过去的十年里一样,扶着鞋柜,把那双还带着商场硝烟气息的皮鞋,换成那双柔软舒适的居家棉鞋。

指尖有些异样的触感,但他没有细看,也没有开灯,径直上楼,走向卧室。

所以也丝毫没有留意到,他开门的刹那,在皎洁的月光下浮动的尘埃。

那是十年来从没有过的景象。





白夜行02



赤司和黑子都不是多话的人,更何况两个人不过是初次见面。共撑一把伞已经是极限,所以两厢无言是两个人都预料之内的事。

尽管两个人心里都有疑惑,想要去质问对方,却都未开口。

豆大的雨珠打在柔软的伞面上,迸发出杂乱的声响。一伞之上是杂乱的喧闹,一伞之下是无限的沉默。

“黑子前辈是一军成员吗?”大概是出于礼貌,赤司用了疑问句,语气里却未隐藏那一份笃定。

“是的。”黑子颔首。

“…看样子我需要换个称呼了,”赤司余光瞥见裤脚上的泥泞,不悦皱眉,声音也低沉下去,“黑子队长。”

一军成员,至今从未出现在训练馆只有篮球部现任队长一个。况且他的声音确实好认。

黑子侧脸看过来,并没有开口。他并不想如此,一贯以来他的礼节也不许他如此,但他就这么做了。因为他知道赤司想问的并不是这些。

他刚刚犯了个大错。在赤司眼里,他们二人不过初识初见,但黑子对他的了解程度却过甚。

换作谁都会不舒服,尤其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很聪明。”许久,黑子才开了口,“我要去地铁站,赤司君呢?”

已经出了帝光的校门,如果不同路确实是件尴尬的事。但这并不能遮挡住黑子转移话题的生硬。

“一样。”赤红的双眼微敛,掩去了一切情绪。



———————————————————

想先看哪个,我先码。

其实这些都是我哲生贺哈哈哈。看来我哲的生日我能过一个月。

三次元忙哭我。所以抱歉大家,我继续开天窗。

评论(5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