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Samsara03「联文」

#和龍銀的联文



———————————————————


一号是在黑子睡着之后才离开的。一手抱着二号,一手在黑子的额间轻点,激起点点光华。

那是他的记忆,和赤司征十郎相关的记忆。

“哲也君,做个好梦。”

他不能再使用瞬间移动,否则赤司一定会发现,然后追来。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他。正像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背后贯穿了整个背部的伤痕,从右肩连绵到左腰,在他的背上狰狞的疼痛着。

一号小心的隐藏身形,一如来时,悄无声息。

赤司处理好一天的事务之后,才得空赶来医院。与一号的离开,不过差了几分钟。

几乎是推开病房们的瞬间,赤司就知道他已经来过了。空气中全是他的味道,属于吸血鬼猎人的气味。

移步到病床边,看着黑子的睡颜不由得把手覆上他的额头,掌下微热的触感清浅的安慰了他已经孤独了百年的心。

收回手渐渐握紧。他看到了黑子额间的光晕,心生恐慌。他知道那是什么。低声念出咒语,想把那抹光华消去,却是徒劳。

手上青筋暴起。无法冷静。

他不愿让这个黑子知道当年的事。不知为何。





一开始赤司和黑子相逢时,关系确实不差。赤司和黑子两个人的性格让他们相处起来确实十分和谐,前提是两个人相互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猎人与猎物。

“黑子今天似乎一直跟着我呢。”赤司侧目,看着身侧的黑子,后者一副满足神色看着手里的书籍。

“因为天气很热。”

黑子向来觉得赤司体温偏低,冬天的时候确实让他很苦恼,但是夏天就不同了,一向怕热的他十分享受呆在赤司的时光。

赤司失笑,他对自己的这位朋友一直抱有好感,巴不得多跟他有接触,多培养下感情,以致以后可以拐回来咬一口。

但是…被他当作冷气看待,确实不算很爽。

“真是有趣的发言。那我是否可以收取相应的福利呢,先说明,除了答应之外的答案一概不接受。”

黑子合上书,迎上赤司那双含着调笑意味的赤金异瞳。“我会尽我所能的。”

“哲也。”想要和你更加亲近。单纯的称呼名字已经满足不了了。

黑子的耳根迅速烧了起来。绯红的颜色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明显,也异常可口。

赤司的喉结滚了几滚。他似乎有些饿了,各种意义上。




那段日子确实是难得的愉快。无论是对赤司还是黑子。然而建立在隐瞒里的温馨,太容易被打破。

尤其是在长久累积起的感情,濒临爆发的时候。

那天下了暴雨,赤司找到黑子的时候,后者被突来的雨水淋了透顶。浅色的和服也被染出了深色的痕迹,紧贴着身体。几乎像是拎小鸡一般,赤司就把躲了他半个月的黑子拎回了自家浴室里。

看了眼被随手扔在门外的衣服,赤司叹口气,翻出那件准备已久的赤色和服。

和他平日所穿着的同色,恰如婚服。

把叠放整齐的衣服放在门口的支架上,赤司离开了客房。

他需要进食,不然他怕他会忍不住去咬开他的喉管,品尝那诱惑他许久了的鲜血。

高脚杯里的猩红液体,一如葡萄美酒,却更加瑰丽。吸血鬼的听力和嗅觉都比常人灵敏,即使不在同一个房间里,他也能听见黑子屋里的动静。

在后者拉开浴室门的同时,饮尽了杯中最后的液体,随手把杯子交给管家去处理。

“很抱歉打扰了。”赤色的和服非常适合黑子。水色的发丝,褚色的布料,以及如同瓷器一般的皮肤,相互映衬,无限诱人。

“哲也不需要同我客气。”赤司很满意所见到的景色,以及所能听到的,黑子哲也那比常日更快的心跳声。“哲也最近很忙吗?”

“啊,不算忙…不是忙,只是…”黑子有些慌乱,“抱歉赤司君,失礼了。”

黑子用力的咬了下下唇,就着跪坐的姿势拉住赤司的衣领吻了上去。带着些许凉意的小舌试探着撬开了赤司的牙关。

本该欣喜,本该祝福。

但是带着羞涩意味的舌尖却碰到了那因为进食还未完全消退的尖牙。黑子脸色大变,推开了赤司。

“赤司君…”声音里满是怯懦。

“吓到哲也了吗。我是血族…啊。”赤司的声音戛然而止。

空气中弥漫着淡薄的血腥味,那是从黑子的唇上散发出来的,方才不小心咬破的。

吸血鬼猎人分为很多等级,其中最为优秀的猎人,实际上是那些拥有吸血鬼血液的猎人,只不过那些血液在他们的身体里所占比例极小。

而最为有名的猎人家族,贝尔蒙特家族之人,尽为这样的猎人。

黑子的血液里,带着属于吸血鬼的味道。

多么可笑。好容易可以越过伦理世俗,决定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发现彼此站在了敌对的两方。

“为什么。”黑子的声音里充满着绝望的梗塞,银色的鞭子幻化成型,紧紧的被他攥在手里,俄而又消失不见。

“哲也是当家人吗?”赤司前进一步,把人拥进怀里。

“…是。”

“那还真是悲哀啊。”秘党的首领和猎人的当家之间的鸿沟,他们确实难以越过。

“哲也,”赤司撩起他的额发,落下一吻,“忘记今晚吧。”

黑子会意。

“今晚过后。”

“你死我亡。”

结界张起。

绯红的床缦里隐约透着交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难耐的喘息声在密闭的空间里回荡,加杂着床板吱呀的响声以及带着淫靡色彩的水声。白皙的双腿紧勾着赤司精壮的腰,随着人的动作而沉浸在欢愉之中。

绝望至此,向死而活。





当初的他们是绝望的,而如今…

赤司冷笑。毫不犹豫的离开病房,向着黑子的住处赶去。

他相信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然而真当站在院子里,面对着那扇虚掩的门,赤司却不敢推开。

“征十郎为什么开始叫哲也君为黑子了?”一号的声音骤然响起。

赤司一梗,不知怎么回答。

难道要说,因为你才是哲也?

“初拥我吧,征十郎。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不过哲也君,大概就要消失了。”

赤司心头一紧。

他没有因为一号提出初拥的请求而欣喜,却因黑子可能的消失而难过不已。

“征十郎果然是笨蛋呢。”一号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愉快,“加油吧,征十郎。”

夜风吹过,轻轻带上了门扉。把他们二人,分割两处,再无交集。

TBC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