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告白不成功

黑子生贺03


————————————————————

单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一个人欢喜,一个人难过,一个人吃醋。

总之所有事都是你一个人的。和别人无关。

再神奇一点,没准哪天暗恋就变成了明恋。要么见光死,要么发现两个人都在进行着这折磨人的暗恋。

如所有人知道的那样,暗恋这种事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平凡到极致的人才会去做,对于【哔】富帅来说,暗恋这种事简直算是谋财害命。

然而,遇见喜欢的人,就算你长得帅,该跪还得跪。

当绿间听到赤司说他是暗恋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句天道好轮回。至于赤司究竟暗恋的是谁,他确实没什么兴趣,毕竟那种天之大任,降在谁身上听起来都挺惨烈的。

“真太郎看起来并不惊讶。”

“因为你平时表现的太明显了的说。”

是黑子哲也。其实绿间是知道的。毕竟赤司整天利用职位之便行视奸之实这种事已经被他撞见过多次,也真亏得黑子这个被视奸了的人一点都感受不到那充满饥渴意味的视线。

“呵。”

明显有个卵用。暗恋对象情商低出天际,赤司又属于一件事如果没有足够把握绝对不会去做的人。所以无论从赤司主动告白还是温水煮青蛙的把黑子哲也拐回家来说,赤司的追妻之路真不是一般的漫长。

大概…可喜可贺。





其实赤司还是努力过的。

国二时期又一次比赛胜利之后,赤司负责的把体力透支的黑子送回家。

“赤司君每次都对每件事情很有把握呢。”黑子在说今天的比赛,相当危险的策略,却是全胜。

“啊,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做的。”赤司有些苦涩,“我可不想与败北牵扯到一起。”

“一切事情都是这个样子吗?”黑子停下脚步,侧头看着赤司。

赤司想到自己暗恋黑子无果的事,面色一沉。许久才发出了一声鼻音。

“赤司君,我想请教你一个个人问题,可以吗?”像是鼓足了勇气,黑子开口。

赤司颔首。

“如果,赤司君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希望对方先告白吗?”

“……”Excuse me,信息量有点大你等我反应反应?赤司有些懵逼。

“不会,”赤司含笑,隐藏住眼中最后的一丝落寞,“主导权被别人掌握,黑子认为我会允许吗?”

“明白了。”黑子垂眸,一副苦恼的样子。





赤司和黑子保持着这种暧昧不明,一方暗恋无果的状态,持续到了毕业。虽然后期他们之间已经处于众人眼中的决裂状态,但实际上两人的关系还是…挺缓和的。

退出了篮球部的黑子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书籍上,帝光中学的图书馆库存异常的丰厚,黑子也乐得自在呆在这里。只是苦了到处找他的赤司,毕竟图书馆…可不是一般的大。

“哲也,”赤司终于找到黑子的时候已经临近闭馆,黑子还是蜷在角落里低头看着手中的书本,“我有话想对你说。”

“?”黑子抬头,眼中有些迷茫。

“我…”异色的双瞳闪烁着明亮的光。

“阿咧?这位同学要赶快离开哦,我们要闭馆了。”柔和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告白被打断的赤司。

“……”又一次被忽略的黑子。

赤司一脸怒气的拉着黑子的手离开了图书馆,一直走到偏僻的小树林里。

“赤司君?”

“哲也,我们需要谈谈。”

“是。”黑子在最为粗壮的樱花树下站定,“不过如果是关于篮球的话题的话,请允许我拒绝。”

我要跟你表白谁要跟你扯篮球啊,那种话题以后当作夫妻情趣就好。

“不是关于篮球的,哲也放心好了。”赤司伸手扶着树干,把黑子禁锢在一方小天地里。

“我…”

“喵。”出生不过两月大小的奶猫站在最低的枝丫上,俯视着下面的两个人。轻轻一跃,安稳的落在黑子的肩膀上。

浑身雪白,两双赤金异瞳安静的对视。

“噗。”黑子笑出声,把小猫抱入怀里,轻轻抚着受惊的猫咪。“赤司君刚刚想要说什么。”

……气氛被破坏了我还说个卵。

“我们还是来谈谈篮球吧。”赤司木然。




高中第一年的WC结束之后第一个周末,赤司在京都碰见了黑子。后者穿着搭配简单的便服,走进了书店。

自战败关系恢复从前之后,赤司黑子每天也有交换过邮件,好感度自是与日俱增。加之两个人之前的默契度就是极高,赤司再次决定表白心迹。

偶遇加表白,趁着懵逼一举拿下。

听起来就不错。

几乎不算是多时,黑子就已经从书店出来,手上拿着拆封不久的书籍。一抬头,就撞进了一片赤色。

“赤司君。”黑子浅笑,平日毫无表情的面庞上盈满了笑意。

我仿佛看到了天使。

赤司心中一片涟漪,面上也有些泛红,却努力保持着平日的淡然。“啊,哲…不,黑子。”

“如果赤司君愿意的话,可以哦。”黑子加快了步伐,带着笑意站在赤司面前。

“哲也。”

“没有想到会遇见赤司君呢,有一点吃惊。”

“我也没有想过会在京都遇见哲也,”原以为再见面要等到下次比赛,“哲也来买书吗?”

“是的。很喜欢这本书,不过大概因为是他国出版的,只有这家书店里有售。”黑子顺手将手里的书籍递给赤司,后者接过,感受着上面来自黑子的体温。

太过于美好的温度,让赤司有些沉沦,以至于没有听见黑子的下一句话。

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一些残言片语。

“喜欢的一句…山有木…有枝。”

“什么?”赤司茫然。

“啊,没有。”许是穿的太过于暖和,黑子脸上带上了些许红晕。

“可以陪我走走吗?”赤司也不追究,再者表白自然不能在闹市。

“好的。”

京都的风景有种古色古香的韵味,直至走向人烟稀少的地方,那种韵味也依旧存在。适合表白,适合爱情。

“哲也,我…”樱花树下,赤司踌躇着开口。

“嗯?”

“其实我对你…”

“喂!黑子!”是火神。

赤司挡在黑子身前,带着极为温柔【重读】的笑意转过身看着火神。

太碍眼了,杀掉吧。




之后一直到高中毕业,赤司也没能和黑子说出那句话。不是被人打断,就是自己在最后一刻也没能说出那句话。和自己果断的做法大相径庭。

高中结业的前夕,奇迹们再度聚会。约在了黑子的家中,因为足够大,父母也常年不再家中。

越过了十八岁的奇迹们再聚会时的饮品自然变成了带着酒精度数的。就在青峰和黄濑一边吃着菜,一边划拳喝酒争吵到底是不是对方先醉倒的时候,紫原站在两个人背后,戳了两人一下,示意他们向对面看去。

那是赤司和黑子。两个人面前倒了许久酒瓶,平时最冷静的两个人却最先醉倒,相互撑着靠在一起。

“你以为赤司征十郎真的无所不能吗哲也?”

好像还挺正常。

“呵,我要真的是无所不能,我能暗恋五年连告白都没成功吗!”

等等…

“黑子哲也,我喜欢你啊。”

诶诶诶!?这么可怕的事情是怎么发生了啊!!!

青峰黄濑两个人目瞪口呆。紫原和绿间倒是一副吾家有儿初长的表情。

似乎是觉得场面还没有太混乱,黑子也开了口。

“那你倒是表白啊!你说你不希望对方先表白,我就等你先。你倒是给我表白啊!表了五年你是表白到其他次元了吗!”

“其他次元?哲也你倒是说清楚,我表白哪次不是被打断,那只碍眼的猫,那只碍眼的火神,还有这一群花花绿绿的队友,你倒是告诉我我怎么告白啊!”

“阿嚏。”远方被提到的那只火神。

“……”花花绿绿的队友。

“表白不成功,你还可以求婚啊。赤司征十郎你的干脆果断呢?二号君吃了吗!?”

“你以为我不敢求婚吗?”

“那你倒是求啊!”

“……”众人。

“我猜…”黄濑举手,“他们已经忘了我们的存在。”

“太太太…不知廉耻的说。”

“阿咧,接下来小赤可以好好品尝小黑仔了吧。”

“诶!不要说那么可怕的话啊!”

“等等…什么声音?”

对面的两个人已经不再吵闹,甚至已经不见人影,只是隐隐的从对面传来衣料摩挲的声音,以及接吻时带起的水声。

“……”众人。他们一点也不想知道桌子下面发生了什么。

“我…”绿间推了推眼镜,率先推门离开了公寓。剩下的三个人也陆续离开。

只留下一室旖旎。


END







爆肝了,就这么结束吧。
情人节快乐。

评论(4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