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白夜行02



赤司和黑子都不是多话的人,更何况两个人不过是初次见面。共撑一把伞已经是极限,所以两厢无言是两个人都预料之内的事。

尽管两个人心里都有疑惑,想要去质问对方,却都未开口。

豆大的雨珠打在柔软的伞面上,迸发出杂乱的声响。一伞之上是杂乱的喧闹,一伞之下是无限的沉默。

“黑子前辈是一军成员吗?”大概是出于礼貌,赤司用了疑问句,语气里却未隐藏那一份笃定。

“是的。”黑子颔首。

“…看样子我需要换个称呼了,”赤司余光瞥见裤脚上的泥泞,不悦皱眉,声音也低沉下去,“黑子队长。”

一军成员,至今从未出现在训练馆只有篮球部现任队长一个。况且他的声音确实好认。

黑子侧脸看过来,并没有开口。他并不想如此,一贯以来他的礼节也不许他如此,但他就这么做了。因为他知道赤司想问的并不是这些。

他刚刚犯了个大错。在赤司眼里,他们二人不过初识初见,但黑子对他的了解程度却过甚。

换作谁都会不舒服,尤其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很聪明。”许久,黑子才开了口,“我要去地铁站,赤司君呢?”

已经出了帝光的校门,如果不同路确实是件尴尬的事。但这并不能遮挡住黑子转移话题的生硬。

“一样。”赤红的双眼微敛,掩去了一切情绪。




赤司从不需要急于一时。

夜里的赤司府邸足够宁静,洗去一身铅华之后,赤司躺在床上,回想黑子出现以来的所有事情。

人群后寡淡的声音,瘦小而并不柔弱的背影,有着樱花一般颜色的乳首,如同天空一般的蓝色发丝。黑子哲也长相确实不错。

神啊,原谅他吧。即将步入青春期的赤司征十郎还不理解他现在躺在床上,去回想一个男孩子赤【】裸身体究竟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他现在所想的,不过是黑子哲也这个人。他隐隐有着预感,黑子哲也和他之间,在这三年里的牵扯决不会少。




许是已经被新人知道了队长身份,黑子第二天下午就出现在了一军训练场。

“看起来好弱…”只是一瞥,紫原就下了定论。

附近的前辈们一脸惊恐的神色,伸出手指抵在唇上比出噤声的姿势。

“给我放尊重一点啊小子。”虹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像是听到动静,黑子拿着记事板向这边走来。眼神扫过赤司和虹村,最终落在紫原身上。

“麻烦虹村前辈集合全员。” 黑子顿了顿,“以及紫原同学,请跟我过来。”

虽然做过那种决定,但是身为队长的威严也必须申明。他向来不想去做弱者,也不想被人看作弱者。

“三分钟内,从我手里断下球,就算紫原同学胜出。”

杀鸡儆猴。在他真正交出队长职位之前,他还是要镇住这些不听话的学弟们啊。

二年级和三年级的前辈对黑子自然信任有加,甚至是十分敬重。但是初入帝光篮球部的一年级,面对一个不算高大健壮的黑子,自然无法产生尊重的情绪。

虹村集合了全部部员,此时他们正围在一馆里,看着这一场比赛。

现在最前方的赤司看着场内与紫原对峙的黑子,心中了然。他很期待这场比赛,也相信这位队长不会让自己失望。

无端的信任。




自然是黑子获胜。最后一刻紫原抢断的瞬间,黑子将篮球掷出,笔直穿过整个半场,打板进球。

仅仅三分钟,黑子却绝对镇压了对他怀疑的想法。

无论是娴熟的运球技巧还是初有雏形的消失的运球,甚至是有些生涩意味的蝴蝶穿花步,都在向所有人证明,他足够的强,足够当这个队长。

全体部员列队,黑子简短的说了两句就解散了众人。前后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对于黑子的身份,新生们就已经从怀疑到信任。

足够了。

“你似乎很在意他。”虹村不知何时来到了黑子的身后,静静看着黑子不动声色打量赤司的小动作。

“很明显吗?”黑子神色颇有些窘迫。放下抵在胸前的记事板,仰头与虹村对视。

“不算吧,但是能感觉到你在偷偷看那小子。怎么了?”虹村深知黑子的特性,并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举动的人。

“虹村前辈应该还记得吧,那个学弟。”一向面瘫的脸上有些柔和,“就是赤司君呢。”

“那个学弟?是他啊。”

不知为何,黑子似乎从最后几个字里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韵味。

“是的。因为当年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去致谢,所以对他一直有着关注。能够再成为他的学长,我很开心。”将记事板递给虹村,示意他看上面的数据,“很惊人的天赋。对于他开花后的景象,只是想象一下就有些热血沸腾呢。”

“喂喂这算什么,这也太可怕了吧。”

黑子并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又放回赤司身上。

“对了,刚刚比赛里那个过人,就是你说的诱导术吗?”

“消失的运球吗?”黑子歪头。

“应该是那个吧。虽然有些不成熟,但是已经能看出来它的威力了。而且如果是在团队配合里的话…”

“不止如此,还有传球。把我原本就不算是很高的存在感再降低,利用赛场上所有人对篮球的关注进行诱导,趁间隙进行传球。如果成功的话,就真的可以做到消失了吧。”

“那投篮呢?”虹村直击重点。

“虹村前辈…”

“哲也以前可不是这么叫的吧。再说了,我并不算是哲也的前辈吧。”

“前辈比我大,叫前辈并不算什么吧。”

“叫回原来的称呼,或者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

“修酱…”黑子气馁。

虹村一脸满足的回去训练,路过赤司的时候下意识的看过去。

三分空心球。

忍不住叫好。





赤司没想过为什么会又遇见这种情况。

为什么又是在黑子脱下衣服的时候进更衣室。

“大概是缘分。”黑子这次连回头都没有,就直接回答了赤司方才不小心说出口的疑问。

赤司有些困窘。但也仅仅是一瞬。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赤司君总是训练到这个时候吗?”黑子下意识的看向腕表,指针指着一个并不算早的时间。

“是的。”

“真勤奋啊。”黑子合上衣柜,“那么我先离开了,锁门就麻烦赤司君了。”

“好的。”赤司阖上双眼,一扫方才的倦意。

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今天下午这个人的目光,只是在这种目光下,感觉到了安心。

久违的安心。

就像是这个人本身的颜色,如同天空,包容一切,让人安然而舒心。



TBC。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