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老来多健忘「番外」

番外02 助攻

樱花开的正好。那是赤司在接回黑子之后亲手栽种在院中的,虽然弄的自己一身狼狈,但却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拼命的想对黑子好,想要弥补他,想要补偿这么多年对他的亏欠。在他们从中国回来,奇迹们颇有默契的没有来打扰他们,赤司只觉得他们这次颇识时务,黑子一脸平静的窝在赤司的怀里,内心却忍不住呵呵两声。

征君你太天真了,他们只是怕死而已。

如同新婚夫妇,赤司和黑子两个人多少有些黏腻。黑子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果断把自己的电脑搬进了赤司的书房。一个人办公,一个人创作,静谧的书房里只有偶尔响起的键盘敲击声,以及和乐美好的氛围。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空白的文档上,黑子忍不住打出这几个字。侧脸看眼赤司,后者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时不时从桌面上抽出一份文件,认真做着比对。

黑子叹口气,从抽屉里拿出惯用的入耳式黑色耳机,与电脑连接时发出轻微的声响。

他的电脑上向来会存储着近来评分颇高的电影,此时点开,不过是一种陪伴。即使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他也想在赤司的身旁。

轻车熟路的从存储盘里找到名字为电影的文件夹,却惊奇的发现里面多了一个文件。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进行过与之相关的操作。带着好奇,黑子点了进去。

里面只有一些以数字排名的视频,从封面图画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轻击鼠标点开了为首的视频,丝毫没有注意赤司望过来的眼神。



其实从黑子看过来时赤司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过没有点破。等黑子的注意力回到电脑上以后,他才大大方方的开始视奸。

黑子有的时候的小动作几乎可爱到极点。因为疑惑而下意识的歪头,蓝色的双眼里几抹光华流转。

而后轻轻的用手托着脑袋,尾指不自觉的缠着耳机线。樱色的双唇微微张开,隐约可以看见抵着上颚的小舌,一派吃惊的神色。

然后…

黑子猛地合上电脑,双颊上满是茜色,像是忍不了了似的拽下耳机,扔在桌子上。

“哲也?”赤司不解。

黑子站起来,转身看着赤司,嘴唇几张几合。最终紧抿着唇,离开了书房。走时步伐踉跄。

赤司完全找不到头绪去理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下一秒他就明白了原委。

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声音从小巧的黑色耳机里泄出,听的赤司忍不住脸红。




“瑛小姐不觉得很过分吗?”

反复用凉水洗了几遍,才让脸上的热度稍稍降下。冷静下来以后就拿出手机,向大洋彼岸的某个人兴师问罪。

借用一下电脑结果就拷给他了这个?

“哲也终于发现了啊。”声音里带着笑意,“那你怎么就没有发现赤司先生的异样呢?”

“异样?”黑子有些诧异,却也沉下心去仔细回想,眉头忍不住皱起。

是了。自他们复合,赤司就一直不对劲。和从前相比。

“因为他曾经做错过,所以他怕了。他怕再失去你,他怕你受到委屈,他怕有一天你觉得你们之间的爱情已经变质,你会离开。毕竟三年不算短啊哲也。”

黑子登时觉得如鲠在喉。

他的征君一向都是那么自信,却因为他的缘故蹉跎不前,担惊受怕。

“那…瑛小姐,我该怎么做?”




是夜。

赤司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画面出现。他原以为这只会出现在梦里。

他所珍爱,所珍惜的爱人,穿着他的衬衫跨坐在他的腰间,双唇几开几合,吐出的话语像是撒旦一般的诱惑。

“想要帮征君呢,用手,用嘴,或者是…”




黑子一直睡到中午才悠悠醒来。赤司毕竟不是什么素食生物,昨天既然是黑子主动,他自然不会客气。里里外外把人疼爱了个遍。

到达顶峰的时候,黑子在他耳边喃喃出爱你两字,这让赤司差点哭出来。

却也忍不住更加沉浸在名叫黑子哲也的海中。

“醒了吗,哲也?”后背贴上赤司坚实的胸膛。

“嗯…?”他并不觉得赤司是会在这种时间还在床上的人。

“我可是透支了呢。昨晚的哲也很棒。”像是回味。

“征君!”嘶喊了一夜的喉咙还带着沙哑,没有一点警告的意味。

“还有电脑里那些可爱的小视频。”

“请闭嘴征君。”忍住身体上的不适,黑子伸手把薄被拉过头顶,把自己团起来。

赤司因为他的动作笑出声,整个人有些颤动。紧紧靠在他的怀里的黑子忍不住也勾起了嘴角。

所有的一切都愿意哦。只要是为了你。




“和好了吗?”瑛小姐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恶作剧得逞的俏皮。

“是的。”但是想到过程黑子还是忍不住脸红,“瑛小姐身体还好吗?”前些日子一直联系不上,让他不自觉觉得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很好呢。他很照顾我,哲也就放心吧。”顿了顿,又说了下去,“孩子出生了呢,哲也要来看看吗?”

“那真是太棒了,恭喜瑛小姐。过段时间我和征君一定会去拜访的!”

“虽然有些突兀,但是我觉得这对哲也和赤司先生来说,确实是个机会。”

“嗯?”

“哲也有没有想过…更幸福一点?”




“在想什么?”赤司有些不满对方忽视自己的行为,把沾过凉水的手指贴上对方的脖子。毫不意外的看见人一哆嗦。

“唔…有些走神而已。”

“凉太说很久没有聚过了,想要聚一下。”

“诶?还真是好久了啊。”

三年啊。

真是太过长久了。

“阿哲,好久不见。”三年后的青峰的野性比起三年前更重。

“好久不见,青峰君。”

“小黑亲,还是小小一只啊。”

“没有长大还真是抱歉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尽人事的说。”

“绿间君尽了人事似乎还是单身呢。”

“小黑子,我好想你啊!”

“如果没有记错,我们半年多以前似乎见过哦黄濑君。不过我还是感谢黄濑君打了那个电话呢,不然我和征君还要耽误许多时光。”

“什么电话?”赤司插嘴。

“咳咳咳…”

一时间包厢里充满了咳嗽声,几个人一派尴尬的神色。黑子看着赤司带着疑惑的侧脸,深藏功与名的笑笑。

卖队友什么的。他可是深得某人身传啊。




“孩子真的很可爱呢,瑛小姐很幸运哦。”

“和哲也一样像是天使呢。”

“说男孩子像天使是不对的。”

“抱歉抱歉。”满是愉悦。

“征君在想什么?”黑子偏头,看见赤司一手托着另一手臂的手肘,一手托着脑袋,一副沉思的模样。

“恐怕赤司先生在想如果你们有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吧。”

黑子眸子微闪。

“走吧,哲也。我曾经和你说过的,那个机会。”

一直到站在保育箱面前,黑子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震惊到。

太过像他和赤司的两个出生儿。一个一头张扬的赤发,另一个如他一般是大海的蓝色。

“他们是双生子,父亲因为意外去世了,母亲因为难产也离开了人世。你们才复合不久,二人世界还没有享受够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两个孩子,无疑是最适合你们的。”

赤司牵过黑子的手,后者眼底的温柔越来越重。赤司了然一笑,向瑛小姐颔首。

“麻烦你费心了。”




“征哲,征也,我们回来了。”

“爸爸,欢迎回来。”

夕阳的余晖撒在属于他们四个人的家中,为一切事物镀上橙黄的暖色。赤司黑子上前,各牵起一个孩子柔软的手,往房中走去。

真的成了黑子所写的那句话。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END








老来多健忘到这里就算全部结束了。原计划要写那三年的故事,但是最终作罢,那些酸涩的故事,就让随着他们的幸福逝去吧。

感谢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老来多健忘这个故事。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