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双生

瑛小姐的故事。也是给自己的生贺。
生日快乐啊。二十二岁的自己。以及,十九岁的你。
很隐晦的穿插着赤黑,不喜欢的可以忽略。画风沉痛。
———————————————————————


天气一天天的热了起来。黑子在又一次抽出纸巾擦去额头上的汗珠之后,不得不起身,回到起居室里,把身上的长裤换成了棉质的及膝短裤。

赤司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就看见黑子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地板上。

“哲也?”

“我已经融化了,请不要打扰我。”

“很热吗?才刚刚五月啊。”赤司轻笑,在人身边坐下。

“已经五月了吗?”黑子睁开眼,侧过身子抱住赤司精瘦的腰。

“是。五月了。”

屋外的蝉鸣似乎更加响亮。

黑子看着赤司,斟酌了许久,最后还是开了口。“我需要回中国。”

“很重要的事。”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但总有一二。我的一生,向往着一二,却沉浸在八九。】

新书的开头,黑子郑重的打下了这句话,落下最后一个句号时,黑子长叹了一口气。不可避免的,他想到了那个人。

瑛小姐。

“我是在三年前遇到瑛小姐的。”已经登上飞机的黑子抓过旁边人的手,十指交缠,试图驱散那三年前绝望的心绪,“那个时候也是五月,她抱着一束蔷薇。深红色的,很漂亮。”

而黑子那个时候,就那么看着那抹深红色渐行渐远,然后阴差阳错跟了上去。兜兜转转,回神的时候身处一片荒凉。吸引着自己的那抹红色,就被摆在石碑前。

“你跟了我很久。”石碑的侧边坐着一个年岁不算很大的女孩子,满面疲惫的侧头靠着石碑。声音低沉,没有少女的清脆爽利。

“抱歉,只是看见红色就忍不住…”

“红色吗?我最讨厌红色。”女孩睁开了双眼,写着忧伤的眼中满是泪水,“但她喜欢。”

“可以告诉我吗?如果您不介意的话。”黑子半跪在她的旁边,声音低柔。

黑子并不是好奇心浓厚的人。但是那个时刻,他对这个女孩充满了好奇。

也许,不过是伤痛之人之间,偶然碰撞出的共鸣。

“这是我的妹妹。”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淡淡的薄烟被风一吹便全然消散。“是我亲手害死了她。害死了我的双胞胎妹妹。”





赤司内心一惊。却没有说话。

“很可悲吧,征君。”明明不是她的错,却硬要背在自己身上。“明明是因为突发疾病,却非要怪罪自己。”

“她之后呢?”

“瑛小姐到最后也没能哭出来,但是她走出墓园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没有一点现在高傲的样子。”

其实那个时候的画面,黑子至今都还记得清楚。他就看着那个女孩子,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墓园,他很想去扶一把,却怕惊扰了她强装出的坚强。

“瑛小姐从小就很孤独,身边的朋友少之又少,陪着她的只有她妹妹一个。那个时候看着瑛小姐,就好像看见了征君。”

因为许多不可避免的原因,难以在众人之间得到孩童们应有的温暖。都还是个自傲的死小孩,头抬的比谁都高。维护着绝对,却又比任何人都自责,总是把错误揽在自己身上。表面光鲜亮丽,内里残缺。

“后来我又见了瑛小姐一次,是在医院。那个时候因为有些原因,昏倒在房间里,被房东阿姨送到了医院,就住在瑛小姐的旁边。”黑子有些不好意思,生怕赤司问起自己当年昏倒的原因,怕他自责,“她比那个时候瘦了一圈,浑身上下只剩下骨头的样子。”

“你好,又见到你了。”黑子尽量笑着和她打了招呼。

“大概是缘分吧。”瑛小姐的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是瑛。”

“我是黑子。黑子哲也。”

“如果不习惯说中文的话,日文也是可以的。”

“谢谢。”




“后来呢?”赤司突然对他的合作伙伴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后来我们住在了同一个小区,交集慢慢多了起来。瑛小姐比起我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活泼了很多,有的时候我会因为赶稿忘记吃饭,瑛小姐就会强硬的捉我过去。瑛小姐生病的时候我也会帮她煮些清淡的粥。”黑子顿了一下,掩过声音里的哽咽,“那个时候很天真的以为,瑛小姐在慢慢放下她的妹妹,放下那份自责。”

直到那一天。黑子的邻居给了他一袋子包好的饺子,黑子端了一份给瑛小姐送去。后者正坐在卧室里的飘窗上,仰望着天空,脚边倒着几个空荡荡的酒瓶。

“瑛小姐!?”

“哲也?”

“是我,你还好吗?”

“我好想她…”少女轻轻打了个酒嗝,泪水不住的往下掉,“我还可以过我二十岁的生日,她却只有十九岁。永远只有十九岁。”

“哲也,你说,她会不会寂寞啊。”

“天堂不会寂寞的,瑛小姐。你的妹妹现在一定很幸福。”

最后黑子把人脸上的泪痕用湿毛巾擦了干净,把人抱到床上,盖好被子。也不敢离开。

月光透过窗台照进室内,不算很亮,却正好能让黑子看见床头纸片上的文字。是医院的诊断书。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他应该想到的。

看着自己来到中国以后第一个熟识的好友,黑子突然想要寻求一个温暖的怀抱。

征君…




“吃醋了吗?”看着赤司的表情越发怪异,黑子岔开了话题。

“是我应得的。”赤司苦涩。

黑子了然的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那天是瑛小姐的生日,而八天之后,就是她妹妹的忌日。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所以我曾经答应过瑛小姐陪她度过这一天。”

“以后我陪你一起。”

“第三者插足?”

“哲也,说清楚,谁才是第三者啊。”赤司用空着的右手捏了下黑子的脸颊。

“恕我直言,征君。瑛小姐比你可靠的多。”黑子拍掉赤司作祟的手。

“我吃醋了。”

“请慢慢品尝。”





人生总会有黑暗。但你的身边总归会有光明所在。




END。




————————————————————


后记:


  如果文章出现错字,不通顺句子,很抱歉。因为已经哭出来了,所以不太敢去检查。

《老来多健忘》到此,就真的结束了。

原本打算结束瑛小姐的生命作为结局,但是并没有这么做。突然想给里面的人物,每一个人物一个完美的结局。瑛小姐的幸福,在隐晦的表达里,她有着一个爱她的丈夫,有一个孩子。

也许她还依旧是夜夜噩梦,但她不是一个人。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其实我所讲述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存在过的。不过结局要悲惨很多。以此作为我的生贺,作为我新一岁的开始。

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