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神经病合集

记得刷牙。
基本上就是很欢快的短篇。ooc严重。认识我和Aka的估计会很熟悉这个画面。
无后续系列
———————————————————————
1.非常识性穿越事件

  “所以说,这是什么情况?”黑子歪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的赤司。而且后者明显不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毕竟这个比那位不止高了一点半点。

  “哲也?”赤司看起来也十分迷茫,表情怪异,黑子也很难去形容。

  “是赤司君吗?”黑子暗暗思索自己背包里能被用来当做攻击性武器的东西,但是似乎除了课本并无他物。

  “我是赤司。”赤司站起来打量了一下黑子,“诚凛的制服?高中时期吗?”

  “先生,我似乎并不认识你。请不要伪装成赤司君出来骗人,赤司君没有这么高。”书包沉甸的重量给了黑子一点勇气,不着声色地各退一步,与人保持着距离。

  “哲也,我并没有骗你。我确实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才173,先生难道要说您这种身高就是173吗?”

  某个词实在是太戳赤司的爆点了。黑子哲也还一连戳了两次。

  赤司脸一沉,向黑子走去。

  “我的话是绝对的,敢来质疑我哲也你也太…”

  赤司眼前一黑。失去意识之前还隐约听到黑子带着欣喜的声音,“怎么就忘了今天才向火神君借到的字典呢…”

  再醒来已经是深夜。

  赤司和搬着把小凳子坐在自己前面的黑子大眼瞪小眼。

  “先生,请问您究竟是谁?”黑子严肃,“我已经给赤司君打过电话了,他正在下将棋。”

  “哲也,我确实是赤司。”双手被束缚在背后,姿势不是一般的别扭,“还有,哲也确定那个人在下将棋?”他下棋的时候向来不喜欢被打扰。

  “……请不要转移话题。你不是赤司君。”

  “我是二十岁的赤司征十郎。”

  “诶?”黑子愕然,伸手捏了下赤司的脸颊,“先生您在说什么胡话?”

  “不是胡话。”赤司像是想到了什么,“我可是知道哲也的未来啊。”

  “比如?”

  “比如哲也超过了你的赤司君?”高中时期的赤司君。

  “未来的赤司君对不起!刚刚失礼了!”

  简直……不要太开心啊!

  但是哪里不太对?


2.问题

  “哲也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鉴于说男孩子容易导致吃醋,说女孩子估计会被直接【哔——】,黑子决定沉默。

  “哲也?说说看?”

  不,请允许我拒绝。

  好吧,当然不可能。黑子略微思索,然后对着赤司粲然一笑,“我喜欢征十郎。”

  “太犯规了。”



3.孩子

 
  “哲也给我生个孩子吧。男的女的都好,只要像哲也。”

  “等等赤…”

  “难道哲也想要像我的孩子?哲也真可爱。但是如果像我的话这孩子肯定会和我抢哲也。想想就觉得生气,所以还是像哲也比较好。”

  “不是,那个…”

  “难道哲也不想生吗?是因为怕疼吗?听说生孩子确实很疼但是哲也稍稍忍耐一下吧,为了我。好吗?”

  黑子目瞪口呆。

  黑子低头看看自己平板般的胸脯,也确定自己没卵,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赤司温柔的笑脸,一巴掌呼了过去。

  “赤司君,你还记得我是个男孩子吗?”

 



没了。




















赤司答复猜想:

1.记得→那你还让我生孩子?今晚请去睡客房。

2.不记得→这几天不用进卧室了,我最近挺想吃裙带菜,所以这几天我们吃凉拌裙带菜。

_(:з」∠)_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