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浮世尽·上

请相信我是写甜文的。

【起·沉浮尽】 

  “浅野君觉得,怎样为人处事才是上等?”

  头发花白的老人推了推有些滑下的眼镜,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即将接替他管家职位的年轻人。 

  “遇危不乱,视死如生。温和而强大,坚持却不固执。”

   “啪。” 一直端坐在檀木书桌后的赤司发出几声响动,盯住年轻人的目光里暗含杀意,像是要把人撕吞入腹。 赤金异瞳里浸着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深邃难懂的情绪。

   “少爷?”赤司府邸的中森管家朝着赤司恭敬的弯下身子。他已经太过年迈,浅野司南是他最为中意的候选人。关于管家考核的检测已经结束,只剩下赤司本人的决断。 

  收起内心翻涌起的汹涌涩意,赤司垂眸,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以后多指教了,浅野管家。”

   一锤定音。 

  管家的接替工作一直到一周后才结束,但赤司府邸还是一派宁和,不得不让赤司对这位新管家的能力产生赞赏之意。

   下午的工作十分轻松,浅野会抽出部分时间对他的房间进行整理。以屏风为界,另辟出个小隔间,中央摆放着桃木茶几,茶几上放着小火炉和紫砂茶壶以及配套的茶杯。 

  大约是为了偷得浮生半日闲。 

  午后的阳光正好,浅野跪坐在隔间里,拿着仍未读完的小说,偶尔抿一口新煮的抹茶。 淡淡的苦味弥漫在唇齿间。一如书上所写。 

  “我们无法窥视到对方彼此的内心,无所谓欺瞒,无所谓虚伪。我们彼此带着应有的面具,彼此接近,直到其中一方从心中翻涌起爱意,摘掉那方面具,把那颗初生爱慕的心放在人的眼前,等待那个结果。或好或坏。” 

  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房门就被敲响,随即被推开。 

  来人的性格一如他的发色,像火一样的赤色,霸道而强势。 

  “浅野管家。”低沉的声线里有着几分沙哑。 

 “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吗?”迅速把手里的书倒扣在桌面上,起身站在赤司面前,低头听训。淡淡的烟味萦绕在浅野鼻尖。 

  “只是想来了解一下我的新管家而已。” 赤司的目光越过浅野落在那本书的封面上,熟悉的封面让他心如刀绞。同样的书,他也有一本,在床头的柜子上,夜夜伴他度过难以入眠的时光。 浅野不说话,只是将头埋的更深。

   “黑哲的书?”浅浅的张口换气,努力把那份要落泪的心情逼回内心深处。

   “是的。我很喜欢这个作家,不,应该算是疯狂了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如果黑哲先生没有在三年前封笔的话,我想我会不顾一切找到黑哲先生见一面的。”

   真够狂热的。赤司垂眸,在心里感慨。可惜你见不到了。 就像他一样,再也见不到了。

   笔名黑哲的著名作家本名黑子哲也,是赤司征十郎唯一爱过的人。也是被他害死的人。三年前所谓的封笔,不过是他的离世被赤司隐瞒下来,仿佛如此就能像是黑子还活在这个世间,而非已经浴火涅槃。 

  “温和而强大,坚持却不固执。果然是很喜欢。”赤司想起那日浅野的回答,蓦然有些欣喜于世界上还有人记得黑子。只是在名为欣喜的情绪初生之时,又被赤司扼杀。那颗已经几近凋零的心脏不安的跳动两下,又被扯回无尽的黑暗。 

  “黑哲先生的为人处事我十分喜欢,所以当时不自觉就说出来了。” 

  “嗯。”

   “少爷对黑哲先生也有所了解吗?听闻少爷和黑哲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呢。” 

  朋友吗?“呵,”有把人压在身下无数次,最后还让他惨死的朋友吗。“不要逾距了,浅野管家。认清你的身份。” 

   “是。”

   轻风吹拂,带来阵阵紫藤花的幽香。




 那次可以算得上是不欢而散。以后的日子里浅野认真扮演着管家的角色,把赤司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偶尔喝着茶,看着园中的紫藤萝。 

  直到有一日,他已经准备安寝,关下灯的瞬间,他看到了紫藤树下的人影。

   水色的头发隐在紫色的花朵之间,宽大的白色和服裹着他单薄的身子。虽然极为遥远,但是浅野莫名的有种感觉,他在用一种悲凉的眼光看着楼上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中森管家曾经警告过他的,这座府邸的禁忌。是赤司最为重要之人曾经住过的屋子。

   夜晚的赤司府有些阴森,也就难免有些闹鬼的传言。浅野任职的第二天就听到了女仆之间有关闹鬼传言的谈话。正准备阻止,恰好路过的中森管家适时阻止了他。 

  “那是少爷要求的。不用阻止了。”

   “他希望那个亡灵,可以在他愿意的时候,回来看一看。”

   中森是这么说的,浅野也没再问下去。可是他现在莫名有了预感,那个亡灵,与庭院中的少年,可能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转·一情动】


 “很抱歉刚刚惊扰到了你。我是黑子。”穿着素色和服的少年安然跪坐在浅野面前,一脸歉意。 

  “无妨,是我太过失礼才对。”浅野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自称黑子哲也的少年,身着的和服是纯白色,羽织上绣着蓝色的鸢尾。这样一件衣服在他身上显得相得益彰,毫不突兀。 但是少年偶然吐出的那句“你能看到我?”实在惊得人头皮发麻。 

  “黑子先生一直在这里吗?”浅野起身冲泡了一杯抹茶,略带着苦涩味的茶香在内室弥漫。“我是说,一直在赤司府邸吗?” 

  “是的。大概是执念太深了吧,尽管悲伤到刻骨,但是还是想要在他身边。”

   “是少爷吗?”

   “是的。咦?”黑子侧过脸,看见了那本浅野一直在阅读的书本,“这本书是?” 

  “是黑哲先生最后的一部作品。” 

  “是这个孩子啊。”黑子伸出手,手指小心翼翼的从封面上划过,仿佛自己能够碰触到一般,“我没能等到这个孩子出生,现在能够看到他,真的是太好了。”

   “这个孩子?”浅野突然反应过来,黑哲不过是黑子哲也名字中的两字,了然一笑,“真是有缘分啊。”

   “我们无法窥视到对方彼此的内心,无所谓欺瞒,无所谓虚伪。我们彼此带着应有的面具,彼此接近,直到其中一方从心中翻涌起爱意,摘掉那方面具,把那颗初生爱慕的心放在人的眼前,等待那个结果。或好或坏。”黑子闭上双眼,声音里有着清晰的颤抖,“当初,怎么可能会有好的结果呢,毕竟我们都带着面具啊,没有以最为真挚的心意去相处,怎么可能不会受伤呢。”

   “黑子先生?”

   “抱歉,是我失礼了。”

   “没关系的,不过冒昧的问一句,您和少爷是什么关系?”

   黑子恍然。 朋友?恋人?都不是吧,这些大概只是自己的自以为是。 

  “大概是,敌人。” 




  三年前的赤司府邸热闹的多。 那个时候奇迹的时代偶尔会来这里,或是谈天说地,或只是小打小闹。当然,这二者的作用对象都是黑子哲也。

   黑子和赤司是情侣。

   大概说出去是件谁都不相信的事情。毕竟二者都是男人,身份还相差甚远。但是他们确实在一起了,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

  “学生时期,这大概是我们之间最温馨,最甜蜜的一段时光。”黑子在死后回忆这段日子,如此评价到。

  “小赤司真的很过分诶,居然独占小黑子!”

  “因为我们是恋人啊。”

  “喂,秀恩爱什么的也太羞耻了的说!”

  “其实绿间君你可以不看的。”

  “喂黑子!!”

  赤司府邸一如既往的,被奇迹的时代闹腾的鸡飞狗跳。也许是那些日子里的阳光太过明媚,长久印在黑子的脑海里,混着那如同针芒般的话语,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破碎了渺茫的希望。

  黑子曾经固执的认为,只要他和赤司足够坚定,足够努力,他们可以打破世俗,永远的在一起。但是他却忘却了,赤司背后的家族是多么的复杂。

  “我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一直是叔叔养育着我成人。我很感激他。”黑子轻轻踱步到窗边,柔和的灯光穿过他透明的身子,不在地上留下一丝一毫的阴影。“可是也是因为叔叔,让我和赤司先生的一切可能变成了不可能。”

  一个财阀的内部会有多复杂,大概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黑子也没有想到,自家叔叔特意把自己叫回家中,居然要告诉自己的,是这样的事情。

  自己的叔叔是赤司财阀董事之一的得力手下。更巧的是,那个董事是赤司征十郎上位的反对者之首。

  “哲也,为了家人,为了我,你必须从赤司那里把资料给我拿回来。”

  “不要因为一个男人而背叛我们的家庭。”

  时隔多年,黑子仍是记得自己叔叔说出这些话的神情。那样的坚定,不容拒绝,那样的不在乎自己的喜欢。

  “所以黑子先生真的背叛少爷了?”

  “没有。”黑子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有点喑哑,“我很清楚桐原董事的为人,太过于阴暗,如果帮助了他,无论是赤司先生,赤司家,赤司财阀都会陷入危机。”

  “所以黑子先生做了什么?”浅野放下茶杯,注视着黑子的背影。

  “我把一份无关紧要的文件交给了桐原董事。而且把他那里的一份重要设计图偷了出来,交给了绿间君。”他没有选择交给赤司征十郎,不过是希望他在赤司的面前还能是原来的黑子哲也。赤司的心思太重,他不想自己身上有任何污点。不想被他猜忌怀疑。

  但是他还是失败了。

  “黑子哲也,我说过的吧。”赤金异瞳里满是轻蔑和不屑,“我讨厌被背叛。”

  黑子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低下头,攥紧了双手。

  “好大的胆子啊。”赤司用手扼住黑子的脖颈,一点点的用力,看着黑子白皙的脸庞渐渐发红。

  “滚出去。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像是嫌弃,赤司猛地把黑子推倒在地,用纸巾用力的擦了擦双手,好像要擦掉一切沾染上的脏东西。



TBC

评论(2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