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同行

我决定除个草。别问我最近怎么了我只记得三个多月前,我下载了王者荣耀。

小清新的校园恋爱,非原著向。打篮球那么燃的事情和本文画风不符。
@一言以蔽之  @星野オリユキ 我不会写文了。 @征哲汤豆腐 我活了。
——————————————————————

  01

  【我们兜兜转转,其实寻找的,不过是那个必然。】

  赤司第一次见到黑子,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那天下着鹅毛大雪,浅浅的吐息都能引出一片雾气。

  天色有点阴暗,他却在抬头的瞬间撞进了一汪海洋。

  头发是如同晴日天空一般的蓝色,身上穿着自己熟悉的帝光校服,脖子上绕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半张脸都埋在里面。

  他们遥遥的站在路的两侧。赤司大方的看着他,后者却毫无意识。

  赤司并不打算过去。

  他怕惊碎了一个梦。

  02

  黑子哲也其实很普通,存在感也不高。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总是受到惊吓的同班同学眼里,黑子也就变的特别起来。

  黑子向来喜静,但是这种情况,也还不错。

  学校里总是会有开不完的集会,学生们站在宽广的场地上也总是会乱糟糟的。黑子想在其中求得一丝宁静,却是徒劳。

  隐约听见有人叫他名字,望过去的时候却看见了一抹张扬的红色。

  那是赤司。

  黑子莫名就觉得安静下来。

  公子人如玉,气质使然,所在之处便是风景。

  “黑子?怎么了吗?”前桌的藤田山造看着黑子明显游神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没什么,让你担心了。”

03

  其实赤司看见了黑子。惊鸿一瞥后,他有了对这个人太多的好奇。

  私下让人查过他的信息,也知道了不少。比如他叫黑子哲也,很好听的名字。比如他的存在感很低,最爱的食物是香草奶昔,很擅长抓娃娃机和跳舞机。

  了解得越多,越是沦陷。

  手指轻轻划过掌心将棋的凹痕,长久的使用使其有着光滑的触感。

  呐。他期待着将军的那一刻。

04

  八重樱肆意绽放在枝头的时候,是一年里最为美丽的风景。花开荼糜。

  花开花谢不过短短刹那,春日又是容易心生悲感的季节。黑子笑笑自己突生的少女心思,靠在粗壮的树干上,闭上双眼,享受短暂的春日时光。

  有句在学生之中流传甚久的话叫做春困秋乏夏打盹,诚不我欺。黑子在打了第三个哈欠之后,坐了下来,慢慢阖上双眼。

  学校养的一只白色猫咪,从樱花树上跳下,稳稳落在少年的手臂旁。湛蓝的眸子轻闪,雪白的尾巴绕上少年的手腕。

  如同画一般的景象。

  赤司遥遥看着,蓦然笑了出来。
 

05

  “美代同学真的很可爱啊,是吧黑子?”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藤田在老师出门之后扭头看着收拾东西的黑子,大大方方聊起了八卦。丝毫没看到黑子眼中的无奈。

  “我想如果不是藤田君每次下课都带着我去偷偷看美代同学的话,她会更可爱的。”黑子拿起便当盒子,把凳子推进去,起身向室外走去,“恕我直言,美代同学已经在躲着藤田君了。”

    “喂!黑子,太过分了!”藤田追他到走廊上,从背后猛地推了他一把。正巧和隔壁班里刚走出来的人撞在一起。

  “非常抱…”

  “你没事…”

  那人堪堪扶了把黑子。阻止了他即将跌倒的事实。双目相对,都是一惊,却又相视一笑。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在无数次的偷偷观察之后,终于开始有了交集。

  现在,他在他怀里。

06

  “果然,赤司君很博学。”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意外地谈得来。就是多年相识的老友,一个眼神便能清楚对方的所思所想。

  “哲也才是博学吧,居然对中国文化如此精通。”赤司替人拨开将要碰到额头的柳枝,无奈笑笑,“不过哲也倒是意外让人惊喜。”

  “惊喜什么?”

    赤司不语。

07

  “黑子!你怎么了?!”友人的声音终于把趴在桌子上昏睡的某人惊醒。

  “什么…咳咳…”

  “你身上好烫!昨天淋雨之后就害怕你出事了!你是笨蛋吗?”

  “他怎么了?”

  黑子还没开口,就从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独属于赤司征十郎的声音。

  “赤司会长!黑子他发烧了,我能不能…!”藤田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赤司听到发烧二字皱起眉头,而后立刻把黑子从座位上抱起,紧紧的扣在自己怀中。

  “我带他到医务室。”

08

  “赤司君…”黑子无奈的看着赤司大大方方枕着自己的大腿入眠,“学校里已经有传闻了,赤司君还是不知道注意一些。”

  自从公主抱的事件之后,学校里就传出了赤司征十郎喜欢一个男孩子,还当众抱起来亲吻许久。三人成虎,如今倒是越演越烈,偏偏赤司还一副任他们去的姿态。

  “说起来难道不是哲也的错?”赤司翻了个身,看着那双自己喜欢的蓝瞳。语调轻快,很是愉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哲也先动的手哦。”

  鬼才信你。黑子自暴自弃的任他躺着,拿起外套盖在人头上阻隔他的视线。

  赤司轻笑,声音有些闷闷的。

  “说起来,哲也有喜欢的人吗?”

  有,但不可以告诉你啊。黑子脑海里尽是他的样子,不由有些呆愣,直到赤司坐起,直直望向他。

  黑子看着赤司,眉眼都是笑意,“愿得一人心,白头不分离。”

  赤司愣住,似乎是没有理解他的深意。

09

  赤司把黑子拖进了厕所的隔间,这种类似于拖进小黑巷子然后这样那样的行为颇让黑子无语。

  “赤司君,怎么…”黑子愣住,赤司的手在自己腰部流连,微痒,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忍不住了。”赤司前进一步,把人彻底抵在墙上,“我喜欢你,不,或者说是爱你。要么答应和我在一起,要么就离我远一点,我受够了和你作为友人相处。”

  “赤司君…唔…”

  很轻盈的吻,落在彼此的唇上。

  “你的答案。”赤司看着那双鸢蓝色的双眼,想要读出里面深藏的情绪。

  “我早就告诉过赤司君了。”黑子抚上人的脸颊,额头相抵,“愿得一人心,白头不分离。”

  就像是命中注定,你我都是在彼此吸引。

10

  他们在一起了。

  一辈子。

评论(4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