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京华_坟头草有两米高

产量低外加质量差的开天窗小能手。主更赤黑,全职相关请找小号【世味年来薄似纱】玩耍。

【赤黑】岁月如歌

这是一个我自己都看不出来的赫黑。

不要问我脑洞有多大,我会告诉你很大很大。

不讲理的就是要HE。




01

世界上是有龙的。

这似乎是小镇人民最喜欢谈起的故事。有人说是为了吓唬小孩子,也有人说是真的。

“这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他亲眼看见了龙!”

那个小孩站得高高的,看见四周的孩子都一起好奇的看着他,更添勇气和热情。“我爷爷说在他比我还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过因为龙时不时会来袭击人,为了自保,人们每十年就把镇子里最美丽的姑娘送去给龙。”

直到那一年。

黑子家的氛围相当低迷,原因不外乎是因为这一次的献祭者是家中最小的女儿,黑子哲奈。

谁都明白,这不是殊荣,而是磨难。但是为了一时的安稳,这是无法避免的。黑子哲也看着哭泣的妹妹,终究是没有说出任何安慰的话语,只是像往日里妹妹悲伤时那样,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

“我会替你去。”

“哥哥!?”

黑子笑笑,似乎是想要让她放心。“我是个男孩子,也是个哥哥。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牺牲。”

女人能做的,他也可以。

只是可惜,他想起自己一直喜欢的那个人,还没好好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感情就要这么离开。

即使两个人是同性,也控制不住的爱意还没被好好的传达。

黑子苦笑。拿起椅背上纯白的祭祀服,慢慢走回房间。




02

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孙儿绘声绘色地为大家讲述当年的灾难,不由一哂。

有些事太久远了,也太惨重了。

他记得龙攻进镇子里的时候,自己都不到六岁。但是他记得那个场景。那是黑子家献祭之后的第六年,有人说自己看见了黑子家的那个孩子,那个男孩子。

当年有很多人津津乐道这件事,感慨黑子哲也的大胆,也感慨龙的大度。新娘被换成了男子还没有发怒。

但是镇子上的人却发怒了,只因为黑子哲也的归来。他记得那个时候父母说起这件事还满是感慨。

“那个孩子真的?”

“唉,所有人都说他是不祥,听说是被活活的打死,血留了一地。”

“造孽啊,那个孩子才二十多一点,就这么被…!唉!”

后面的话他已经不记得了。但他永远都忘不了他听到这些话的第三天,龙就来了。

赤色的龙,飞过镇子的时候遮住了太阳,镇子陷入了黑暗之中。龙的嘶叫声里满满都是愤怒,还有一种他很久之后才明白的情绪,那叫悲伤。

房屋大片的坍塌,火势连绵不断,镇子里的人们都在尖叫着,躲避着,唯恐下一个离开人世的就是自己。

龙是清晨时分踏着日出来的,日暮的时候却消失了。只留下了满目疮痍。

直到自己现在已经白发苍苍,才明白了一点点。大抵龙是爱着那个自己从未见过,但勇敢的让他永远佩服的少年的。失去了爱人的龙想要为爱人报仇,却终是不忍毁掉爱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自那以后,龙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九十年,他从年少无知到了白发苍苍。龙也孤单了九十年。

孩子们的故事也就在这里,说故事的小孩耀武扬威的和他一起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03

在孩子散去许久之后,原本坐在不远处的两个人默默站了起来,慢慢从墙角的阴影下走到光明处。

“这些事没想到还有人记得。”

“人总是喜欢猎奇的。”

若是在九十六年前,若有人看见他们的样子一定会惊讶。

两个人的其中一个,正是方才孩子口中传述的黑子哲也。而另一个是当年年仅十六便名动天下的赤司征十郎。

也是黑子当年爱慕着,却未能把爱意传递的对象。

却也仅仅是当年。

“黑子,你有没有想过。”赤司停下脚步,一双赤瞳里只有漠然,“他有可能已经死去了。在九十年前他已经死去了。”

“不会的。”水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波动,“我感受得到。征十郎还在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地方等着我。”

此赤司征十郎非彼赤司征十郎。

一个是黑子在一天天的相处中渐生爱意的爱人,一个是黑子年幼时爱慕的对象。一个是赤龙,一个是吸血鬼。

这便是黑子至今活着的原因。他当年只剩一缕气息时,赤司救了他。他已不是人类,而是吸血鬼。也正是如此,他也才能在这世间寻着自己的爱人。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九十个春秋。

赤司没有再说话,只是像过去三万多日夜那样,落后他半步,伴着他一起寻着那个赤司征十郎。

这是什么感觉?赤司嗤笑,陪着自己喜欢的人去找寻他喜欢的人。哀莫大于心死,他的心怎么还活着?

他还记得九十六年前,他看着黑子哲也一步步走去祭台,旁人或许还没有发现祭祀的人已经被更换,但是他不可能没有发现。因为那是黑子哲也。

他爱着的,他深爱的,黑子哲也。

之后他亲自去找到了那个赤龙。他原本想着,他只需要杀了那赤龙,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带走黑子哲也。

但是他看到了另一个赤司征十郎,两个人之间的区别不过是他有的是一双赤瞳,而赤龙有的,却是一双赤金异瞳。

他忽然明白,他带不走黑子了,却也更要带走黑子哲也。

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他能爱上黑子哲也,那么这个赤司自然也可以。

他与赤龙对视了许久,他可以抱着两败俱伤的决心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但他最终没做任何动作。

只是如同他来时那样,安安静静的离开。




04

夜晚凉风习习,吸血鬼本应该在夜晚里精神,但黑子却莫名有了睡意。

或许是晨间听了当年的故事,黑子梦到了当年。

他只身来到孤岛,没有看见巨龙,只看见了赤司。

“赤司…”君的音节卡在喉中,怎么都发不出来。因为他知道,这个不是自己认识的赤司征十郎。

大抵是直觉。

对方似乎嗤笑了一声,慢慢的走进他,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指尖微凉,“有意思,这次居然是个男的。”嘴角扬起的弧度恰如其分的传达着深深的嘲讽之意,“正好,换个口味。”

“龙先生?”赤司手上的力度颇大,黑子有些吃痛。

“我是赤司征十郎。”赤司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黑子,“你呢?我的餐点。”

“黑子哲也。”

“名字不错。”

对话到此为止。黑子很明白自己的命运,岛上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那么那些少女,和哲奈一样如同花儿娇嫩的少女都已经被眼前这个人杀害了。

都成了这个人口中的餐点。

所以当黑子做好必死的觉悟跟着赤司进到山洞的时候,看到赤司大大方方往远处一坐,反倒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今天吃素。”赤司摸出一卷年代久远的书卷,似乎是洞悉了黑子的疑惑,“你自便。”

“………”好厉害的原因。

之后的数天也都十分平淡。赤司总能找到各种不吃他的原因,甚至最后来了一句你太久没洗澡了,下不了口。

胡说,黑子气的差点不顾赤司的身份扑上去咬一口。他明明每天都洗澡的。

后来黑子也就明白了。赤司不吃人的。放下了戒心的黑子渐渐的学会了去观察这个人,或者这个龙。

他和自己喜欢的赤司君很像,又不像。那个赤司君更温柔一些,而这个人更加强势一些,也更喜欢恶作剧。

直到有一天,黑子坐在崖边看海的时候,狂风大作,黑子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了个正着。正慌忙寻找避雨的地方,头上的雨却突然停了。

旁边的雨还在下。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赤司的原身。四爪锋利,身形巨大,赤金异色的双瞳在略有灰暗的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亮。宽大的蝙蝠翼遮在他的头顶。为他挡去了风雨,也在他的心底种下了名为情愫的种子。

他抬头看着赤司,赤司也正低头看着他。

时间刚刚好。

纵使天地风风雨雨,我亦能给你一方安逸。




05

黑子这一觉似乎是睡了许久,醒来的时候他找不到赤司的身影。

人都说大梦三生,但是他却只梦到了他和征十郎的六年。

他记得第一年还没过完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时他告诉征十郎他有些喜欢他,后者吃味的笑了笑,问他只是有些吗。然后就把他带回洞里,身体力行的告诉他了事实。

然后第二年,第三年。一直到第六年。

他在那人温暖的怀抱里醒来。阳光正好照在那人的发间,让那抹赤色更加温暖。

“哲也,不要乱动,”赤司把人扣在怀里,不让人有丝毫动作的机会,“我会忍不住的。”

“是谁以前说自己无欲无求的…”黑子想想自己还有些酸疼的腰就觉得委屈,张口咬住对方的肩头,“骗子。”

赤司睁眼,双眸中只有那抹蓝色。

他们在一起之前黑子曾问过赤司那些少女都去了哪里,赤司指了指大海。

黑子忽然就明白了。孤独,这个岛上太孤独了,即使赤司有能力送她们回镇子上,她们也不敢。祭献出去的新娘自己回来了,小镇的人是绝对不允许的。驱逐出去算是稍好的情况,差些的便是被活活打死,以求安宁。

他那时问赤司,他孤独吗。赤司淡淡然看他一眼,声音低沉,“无欲无求,为何孤独?”

只是现在…

赤司低头看着人沉思的模样,虽是吃痛,但只是抬手揉了揉那头乱糟糟的蓝发。

“我今生所求唯你。”而你在我怀里。

黑子一愣。

赤司也不顾及什么,低头亲吻他的眼睛。“你想回去吗?”

“我有些不放心父亲。”身为长子,本来应该承担奉养,但是他却一别六年。

“那就回去吧。我和你一起。”赤司起身,背着太阳坐起来,把黑子拉进怀里。

“怕我不回来吗?”黑子轻笑。

“你的心在这里,我怕什么。”





06

可是他没有回去。或者说,等到他回去的时候赤司已经离开了。

那里真的成了孤岛。

他在岛上哭着大喊征十郎的名字,直到最后声音嘶哑也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喊。

然后就是这九十年,他走过一片片以前曾与爱人谈到的土地,试图找到他,但都无疾而终。

“黑子。”不知何时,赤司站在他的面前,抹去他眼角的泪水。“又想到他了吗?”

那个他。那个龙。

明明都是赤司征十郎,可你爱的却是他。

“黑子,我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只是一点。”赤司的语气哀凉,“遇见他之前,或者是这九十年里,有没有……”

黑子沉默。

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见他沉默不语,赤司凄惨笑笑,拿起了手臂上搭着的纯白殡服。也算是婚服,黑子当年就是穿着这衣服相似的服饰去到了赤龙的身边。

用力的抖开衣服,稍长的衣摆延伸到远方。赤司神色专注,带着下定决心的悲痛。一点点帮黑子整理好衣角,把纯黑色的衣服完全遮在白色的殡服下。

末了,赤司执起黑子的右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看着我,黑子,”赤司后退两步,深情的看着黑子,像是诀别一般闭上眼,慢慢的开口。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1

赤司的声音黑子向来很喜欢,就像是赤司告诉他的,吸血鬼从来不会主动攻击他人。他们是撒旦,只会去诱惑人。

而赤司,用声音便可以捕获无数猎物。黑子喜欢他的歌声,但此刻却不自觉想让他停下。

他的声音太哀伤了。黑子想开口制止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是龙之歌。

方才还是晴朗的白天,此刻却有些狂风大作。

黑子看着还在对他微笑的赤司,缓缓闭上双眼,眼角落下一滴泪。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许久,黑子才睁开双眼,眼前有些阴暗。

他抬头,正好迎上那双低头看他赤金异瞳。

四目相对,相隔九十个春秋。




07

直到被抱到床上,黑子才真正相信自己的爱人回来了。

分离了九十年,流浪了九十年,他终于又回到了他怀里。

“征十郎…”黑子眼中盈满泪水。他不想哭泣的,他也不喜欢哭泣,但是真的忍不住心中酸涩的情绪,“我…”

我好想你。

“我知道。”赤司低头亲吻他微红的眼睛,“我也一样。”赤司拉住黑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语气似是感慨,“这里,总算是又活了过来。”

说得黑子又有些想落泪。

“他在隔壁房间。你们要聊聊吗?”赤司抹去他的泪水,再次把黑子拥在怀里。

黑子不语。他并不知道该怎么见他,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答案,该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我不在乎伦理。”赤司放开黑子,认真的看着他,“我相信他也不在乎。”

“我…”

赤司见他低头,没再说话。低头亲了他的发梢,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他永远不会告诉黑子,他很久之前就见过那个赤司。在见到黑子之前就见过了。

他当初看到了这个男人眼中的痛楚,挣扎许久之后只是安静离开。而他的这份痛楚,在他看到黑子的时候就明白了几分。

黑子的心里有他,也肯定有他。

那个赤司征十郎或许不明白,可是他明白。

谁都不愿与他人分享爱人。

但那也是赤司征十郎。也是他唱出了龙之歌,把黑子哲也送了回来。

他那么绝望,却告诉他让他照顾好黑子。

赤司盯着镜中的自己,赤金双瞳里满是不悔的固执。

多个人又如何。

他本来就已经做好了孑然一人的打算,黑子能回来,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08

“放开…”黑子挣扎。

“可是我饿了。”赤色的眸子里满是无辜。

“脖子…也可以!”

“可是大腿的皮肤更柔嫩,这是吸血鬼的天性。哲也你是知道的。”

“滚!”

赤司微笑。“那我换个吃的法子好了。”

“你悠着点。”另个赤司把黑子抱离对方的禁锢,赤金异瞳里全是对黑子哲也才有的温柔,“他的腿已经合不拢了。”

“说的好像你没有责任一样。”

“你的责任似乎更大。没有经验的毛头小子。”

“你们闭嘴。”黑子愠怒。

两个赤司耸耸肩,倒是很老实的闭了嘴。为了一时之快而不顾某些方面的性,咳,幸福,这可不是他们的想要的。

“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做。”

“你。”

“你。”

他们倒是异口同声。

刚刚谁说要悠着点的?!黑子瞪着赤司。

赤司微笑。

黑子认命爬回床上。幸亏吸血鬼自愈能力极强,否则他迟早会被这两个人的需求给……

两个赤司对视一眼,看着黑子脸上视死如归的表情两个人都有些许无奈。一左一右上床,把黑子揽进怀里。

“你昨晚睡得不安稳,再睡一会儿。”

厚重的窗帘掩去了窗外的烈阳,室内只有清凉。

黑子摸索着牵起两个人的手,十指交扣。

曾经人生寂寥,而现在有你们,岁岁年年,生生世世。

再无分离。


—end—







注1:歌曲来自电影《他是龙》插曲龙之歌。

注2:吸血鬼吸血喜欢从人体上最娇嫩的地方下口。而人身上最嫩的地方就是大腿根那里。影视剧作品为了优雅,才把表现成现在的在脖子上吸血。

提问:

黑子初到孤岛洗澡的时候,龙赤在哪里?在干嘛?

答对了也没奖。









评论(20)

热度(91)